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为首的车辆亮着大灯,车门打开,陆尉雄赳赳气昂昂的下了车。

“十六爷,是陆小少爷。”周秘书立即请示,“我这就下车处理。”

陆行萧眸光微变,嗤笑一声,不屑道:“不急,先看会儿戏。”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只见车外的陆尉手持棍子用力捶打着车身,“砰砰砰”又是几声巨响,车面已经有了凹坑。

陆尉破口大骂:“妈的,车上什么人?!给老子下车!!”

车玻璃膜是单向透视的,陆尉看不清楚车内的人是谁,但这车牌不在邶港城上流圈内,他又背靠着陆家,自然是不带虚的!这会儿更是气焰嚣张到了极点!

“车上的人,我劝你识相点,姜心是我的未婚妻,赶快把人交出来!从车里爬出来给我陆尉道歉,不然我他妈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连我陆小少爷的女人都敢睡?我看你真他妈活腻了,得罪了我们陆家,我看你还怎么在邶港城混,怎么开着这狗屁劳斯莱斯到处晃悠!”

“很好,你不下车,那老子就把你打到下车为止!来啊,给我抄家伙,砸车!”

语毕,陆尉招呼着身后的保镖,直接朝着棍棒朝着劳斯莱斯砸去!

“砰砰砰——”连翻巨响,一棍接一棍敲在车玻璃上,但玻璃依旧完好无损!显然是特殊材质制成!

就在陆尉错愕之际,不远处齐刷刷的喇叭声响起!

在一片晃眼的强光之下,几十辆越野车出现,四面包抄,将陆尉带来的人和车辆全部都围了起来!彻彻底底围了个水泄不通!

下一秒,陆行萧的保镖大头跳下了车,只听见“哐哐”声响,一个又一个的擒拿,棍棒陆续掉落在地上!三下五除二就将陆尉的保镖收拾了!

“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陆尉怒吼,还没来得及转身,大头一个反手,将陆尉双臂反摁在了腰背上,牢牢桎梏!

“哎哟……痛,痛!”陆尉呜呼哀嚎。

“不好意思,陆小少爷,这是十六爷的意思,得罪了!”大头笑嘻嘻的说着,但手上的力非但没松,反而还加重了!

听到这一句话,陆尉的脸色一片白。

“你,你说什么……车,车上的人是,是我哥?”

“正是。”

陆尉的脸色白了又白,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上流圈查不到的车牌,竟然是陆行萧的!他是什么时候回到邶港城的?今天的家宴都没出席,摆明是不回来了,现在怎么又出现了?!

他急急忙忙朝着劳斯莱斯的方向望去,喊道:“哥,我错了,哥,我真的知道错了!”

姜心坐在车内,看着发生在眼前的一幕幕,只觉得可笑到极点,此时的陆尉哪还有刚才的嚣张样?简直是怂穿地心!

她转头望向了坐在身侧的陆行萧,他还是一贯清冷可怖,在这黑夜的衬托下,越发显得神秘可怕。

看来,陆尉刚带人出来,陆行萧这边就已经接到消息,所以才提前有所防备,让大头带人四面包抄,彻底围住陆尉!陆十六真不愧是陆十六,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看够了么?”

姜心反应过来,准备收回视线,可是谁知他动作极快,修长的手指已经扣住了她的下颌。

两人,四目相对。

随即,他那低沉的嗓音响起,带着让人揣摩不透的情绪,“我的姜姜竟引得陆尉带人围车,真是好大的魅力。”

说着,他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下颌肌肤,所到之处带着撩人的灼热。

姜心努力收拾好自己慌乱的情绪,朝着陆行萧露出一抹甜美迷人的笑。

“我早就告诉过十六爷,你的弟弟对我情有独钟,你看……这不就验证了?”

“他对你情有独钟,你呢?”

倏地,他俊颜凑近,抵住了她的鼻尖,鼻息的热气喷洒在她白皙精致的脸蛋上,惹得姜心脸红了起来,但好在车内的光线昏暗,并不能看清楚。

姜心赶忙别过头,小手下意识紧攥着衣摆。

“十六爷放心,虽然嫁给你,无关乎爱,但既然已经嫁给你了,就不会让你头顶泛绿,这点职业操守我还是有的,十六爷如果不信,我会用行动向你证明。”

“证明你是我陆行萧的老婆?”陆行萧扬唇,笑得邪佞恶质。

姜心依旧面带微笑,但心里却是暗自思忖:狗男人!你之前那话,不就是要让我和陆尉撇清关系?你想看,我就撇清给你看,还能顺带收拾他,出口恶气,这一举两得的大好机会,我哪有不珍惜的道理?至于证明是你老婆?!谁爱证明谁证明!反正我姜心没这意思!也没这心思!

姜心没再多说什么,直接推开车门,下了车。

寒冬的夜很冷,深夜的风肆虐,吹得她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穿上。”

姜心看着递来的西装,有那么一秒晃神,十九岁的那个雨夜,他也是这样把西装披在了她的身上。

“我不冷。”姜心执拗着拒绝。

“穿上我陆十六的西装,才更像我的女人。”

姜心:???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坐在驾驶座内的周秘书眼睛一亮:分明是怕人家冷,爷这是死鸭子嘴硬啊……

随后,姜心下了车,迈步朝着陆尉的方向走去。

她身上穿着墨蓝色的宽大西装,就像小孩套上了大人的衣服,可即便如此,依旧遮不住她前凸后翘的好身材。

忽的,她停下脚步,弯腰拾起地上的棍棒。

“心心,心心……”陆尉看着姜心,连声喊道,“我是为了你才带人拦车,我以为你被那些有钱老头骗了!你别担心,我一定会说服我妈帮助姜家的,你还是我的未婚妻!我陆尉只爱你一个!”

姜心看着陆尉情真意切的样子,真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只爱我?那你和姜彩绒是什么关系?”姜心觉得好笑,不咸不淡的反问道。

陆尉一惊,赶忙解释:“心心,你相信我!我和她不过是逢场作戏!”

“我第一次见到逢场作戏做到床上去的,何况还是在我们姜家买的房子里,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说着,姜心已经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调出了那张保存下来的照片,既然是姜彩绒特地发给她的,当然要物尽其用。

陆尉看到这张照片,顿时瞳孔地震!

“心心,是,是姜彩绒勾引我的,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我醒来,这一切就已经发生了!心心,我真的只爱……啊——”

话音未落,姜心已经抡起棍子,打在了他的身上!

他痛得哀嚎,想要挣脱,但却又被大头牢牢按着!只能挨打!

姜心看着他扭曲的面部,笑了一声:“做狗还是你最在行!也不知道姜彩绒听到你这话,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不过也真难为她了,特地跳进你这个粪桶,尝一口咸淡!”

而后,姜心不疾不徐掰着手指,“让我数数,你刚才打了我老公的车几下?怎么着我也得连本带利要回来不是?”

“你喊他什么?!”陆尉情绪失控,大吼大叫,“姜心,你是我的未婚妻,你的老公是我!难道你忘记了吗?一年前,是我哥,是他先不要你的!”

“怎么?我亲口告诉你的?”
就在此时,劳斯莱斯的车门打开……

陆行萧的眸光冷冽如冰,即便坐在轮椅上,依旧极具气势,压迫的人喘不过气!

轮椅移动到了姜心的身边,他拿走她手中的棍棒,直接抵在了陆尉的脖颈处!仿佛棍子一秒变成利刃,陆尉吓得瑟缩了脖子,什么气焰都消失了……

“哥……”陆尉颤抖着,唯唯诺诺的喊了一声,声音颤得厉害。

陆行萧不予理睬,握住了姜心的手腕,将她手里的棍棒拿走,摊开她的掌心,轻轻揉了两下。

“疼么?”他问。

刚才那一棍子下去,反震力肯的确是让她的掌心有些疼,但陆行萧这样温柔的行径,却让她无所适从,这男人演技实在太好,好到会让人相信他是真心的。

可她已经不是十九岁的姜心了,一个地方跌倒了一次,怎么还能跌倒第二次?

姜心反复告诉自己,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是各取所需,他要一个替身,而她是为了保住姜氏集团,保住父亲的心血,为了收拾那一个个杂碎!他们之间唯一能够说得好听一点的,就是陆姜两家那可笑的百年婚约。

“我没事……”她小声说道,想要收回手,可却被他的大掌牢牢包覆着……

“手都红了,这叫没事?”陆行萧好整以暇的看着姜心,“工具人在这,不知道用?”

说着,他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大头。

这犀利的眼神,吓得大头立马弯了腰,“让夫人亲自动手,是我的疏忽!”

陆行萧的视线不疾不徐移到了陆尉身上,眸光晦暗不明,罪魁祸首在这!

随即,只听见他冷声吩咐:“大头,送他五十棍,打完丢医院。”

话音落地,只听见“吱呀”一声响,一个急刹车,一辆火红色宝马车停了下来!

“小尉!”康若君急急忙忙下了车,想要奔到陆尉身边,但却被陆行萧的保镖给拦住了。

“妈!妈!”陆尉看到康若君,宛如看到了救命稻草,立即卯足了劲喊叫着,“哥要打我五十棍!妈,你救救我,我会被哥打死的!你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啊!”

康若君听了,当下就急了!

“陆行萧,老太太已经到邶港城了,今晚的家宴,你没有回去,她很不高兴,现在你又要打你亲弟弟,老太太知道了肯定会寒心,到时你就是罪加一等!”

陆行萧勾了勾唇,轻呵一声,“威胁我?”

他陆行萧生平最恨被人威胁,威胁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下一秒,他抬了抬眼皮,看向大头,“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是,爷。”大头应声。

姜心很是配合,将棍子递给他,“给,打狗棍。”

“谢谢夫人。”大头点了点头,拿过棍子。

而后,棍子举起、落下,一棍又一棍挥打在了陆尉的身上!

“啊——啊——”

“妈,救我!啊——”

陆尉哀嚎着,求救着。

在这夜幕之下,显得那样凄惨,但一切不过是他咎由自取!

康若君心疼不已,气得咬紧牙关,恶狠狠地喊道:“陆行萧,你这个当哥哥的好狠的心啊!停手!让你的人停手!小尉还是个孩子!”

“我好歹是你后妈,我让你停手,你听不见吗?你这是以下犯上,陆家家规被你吃了吗?我一定会告诉老太太的!一定会让老太太主持公道的!”

陆行萧轻呵,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嗓音冰冷,只留下三个字:“我等着。”

话音落下,他带着姜心上车,坐在车内看着那一棍又一棍落下……

姜心抿了抿下唇,出声道:“虽说今天是陆尉罪有应得,但他是你弟弟,如果康若君真去老太太那边告状,以她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对你来说,那不是一个麻烦吗?”

麻烦的并不是康若君的告状,而是陆老太太的碎碎念,要知道陆老太太一念叨起来,那是三天都不带结束的。

“担心我?”

姜心一惊,急忙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陆行萧笑了一声,扣住了姜心的细腰,将她整个人揽入怀里。
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既然不是,你慌什么?”

“……”

随即,陆行萧吩咐:“周秘书,把行车记录仪调出来。”

“是。”周秘书明白了陆行萧的意思,立即开始查看行车记录仪。

姜心也恍然大悟,“你这是要先下手为强?”

“算是。”陆行萧回答,搂着她腰肢的手掌收紧力道,“到时还需要你的配合。”

“我的配合?我要怎么配合?”

“哭。”

姜心向来聪明,一点就通,当下就明白了。

“行啊,不过这是另外的价钱。”

他轻笑,反问:“要多少?”

“就给你一个特惠价,哭一次就算一百万吧。”说着,姜心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陆行萧一手握住了她纤细的手指,一手拿起手机,直接转账一千万。

“预付十次。”他嘴角微勾,在她的耳畔低声道,“今晚让你哭个够。”

姜心先是愣了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他这是什么意思!耳朵瞬间就红了!

臭!流!氓!

……

姜心不再和他说话,而是抬头看着行车记录仪。

周秘书正在调取、查找陆尉闹事的那一段。

眼下这行车记录仪显示的内容,是在姜氏集团的楼下!画面里,有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他怀里抱着公文包,这里头像是有什么宝贝。

姜心觉得这个男人很眼熟。

这个点,还出现在姜氏集团楼下,必然是集团的人。

她仔细想着,倏地反应过来了。

是他!财务部经理周三明!

今天姜氏处在风口浪尖,叔叔婶婶要对她下手,肯定要掩人耳目,集团员工都已经提前下班了,而财务部经理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还紧张兮兮的抱着公文包,当真是可疑至极,很难不让人猜想包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虽然画面一晃而过,但姜心留了个心眼……

“十六爷,找到陆尉少爷闹事砸车的画面了。”周秘书出声说道。

“你知道该怎么做。”

周秘书点头,“爷您放心,该模糊消音处理、该放大声音的地方,我都会处理好,保证让老太太听得仔仔细细、一清二楚。”

“开车。”

“是。”周秘书应声后,驾驶着车辆朝着姜氏工厂的方向驶去……

而车后头,是棍棒挥落的声音,是陆尉一次比一次虚弱的哀嚎!在这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但这都是他自作自受,却引不起人半点同情!

……

车辆朝着姜氏位于城郊的工厂驶去,姜氏集团专门生产制药设备,旗下工厂五家,在邶港城的这家是所有工厂里产量最大,员工最多的。

可即便如此,三百万台机器的零配件出现问题,仅凭工厂员工,想要在零点前完成拆卸和调试,成功交付机器,还是无法做单,但零点已经是合同上的最后期限了。

姜心小手紧攥着,神情紧张。

当劳斯莱斯驶入工厂的那一刻,她看到眼前这一幕,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所有的车间灯都亮着,就连外头的场地上,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制药机器,现场工人足足有数十万人,密密匝匝一片,穿梭在机器与机器之间,正在加班加点更换问题零件。

姜氏集团旗下五家工厂的员工加起来,也不过近万人。

陆行萧是从哪里找到了这数十万的工人?

“你……你是怎么办到的?”姜心看着陆行萧,极为不解的追问道,“能够更换机器零件的,必须是懂行的,但整个邶港城懂行的员工,大多都在我家工厂了,就算是去小工厂雇临时工,加起来也没有数十万人。”

“周边城市加起来就有。”

“所以这些临时工,都是你从周边城市雇佣的?”

陆行萧笑笑,不语。

周秘书看着姜心一脸困惑与惊讶,微笑着解释:“十六爷吩咐我申请航线,包机将这些员工从周边城市带到邶港城,并且在机场安排车辆,第一时间抵达工厂。”

“那更换上的新零件呢?也都是从周边城市找的?”姜心询问道。

周秘书点头,“是的,包机送来的。”

“……”姜心瞬间无言。

先不说这些新零件的价格,就说在场的这些临时工加起来一晚上要支付的费用,就是一笔不小的数字,更何况还是包机转车接送。

果然,陆行萧的钱不是钱,是废纸。

这场交易,于她而言,当真是稳赚不亏。

但无论是赚也好,亏也罢,只要稳住姜氏集团,只要渡过这次的危机就好,等到爸爸手术结束醒来,再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姜心想到父亲,沉重的心情稍稍舒缓了一些。

随后,只听见周秘书再次说道:“现在,问题零件已经拆卸完毕,正在安装新零件,等到安装结束,会立刻进行调试,少夫人放心,零点前交付不成问题。”

“谢谢。”姜心朝着周秘书点了点头。

周秘书吓得一哆嗦,连连摇头摆手,“少夫人,我小周可没那么大本事,您要谢的人应该是我们十六爷才对。”

这话说完,周秘书舒了一口气,乖乖退到一边,而后一步又一步,识相地越退越远。

很快,这车身边上,只剩下他们两人,气氛一下子凝固住了。

“我,我去车间看看。”说着,姜心转身就准备朝着车间的方向跑去……

可就在此时,她的手却被握住。

紧接着,一股力传来,她跌入了他的怀抱。

“陆行萧!”

姜心惊呼出声,下一秒,宽大的手掌扣住了她的小脑袋,直接吻住了她的红唇。

“唔?!”

姜心瞪圆着眸子,错愕的看着面前这张放大的俊颜,双手抵在了他结实有力的胸膛,拼命想要推却,但他一手扣着她的小脑袋,一手扣着她的腰,等同于上了双保险,她无法挣脱,连动一下都困难。

那性感的薄唇轻覆在她的唇上,低沉的嗓音响起:“我陆十六一向好说话,陆太太的这声谢,就用实际行动回答我吧。”

姜心:???狗男人!!!

她躲不开,逃不开,两人之间没有半点空隙,严丝合缝,气息交缠。

一秒……两秒……

好似一世纪那样漫长……

姜心呼吸不畅,脸蛋通红。

陆行萧松开她,唇角勾起,声音暗哑,“怎么?一年没吻你,换气都不会了?”

“……”

混蛋!

姜心咬咬牙,“不像十六爷见多识广、身经百战,这一年更是精益求精。”

陆行萧嘴角笑意加深,吻了吻她精致的耳朵,“姜姜是在夸我吻技从前就好,如今更好了?”

“……”

“至于身经百战,多亏了姜姜三年的配合、操练。”

“……”

“如今成为我的陆太太,更要好好配合,嗯?”

真……语不惊人死不休,姜心气得瞪大眸!

他是怎么做到脸不红心不跳,语气淡定、神情镇定说出这几句话的?

人前清冷矜贵,人后斯文败类!

陆行萧见她这神情,笑了一声,修长的手指轻轻放在了她的腰窝上。

姜心感觉到了那股炙热,吓得一怔,脊背僵直着。

即便是一年没有深入交流,但他依旧能准确无误找到她的腰窝,不知道还以为他陆行萧是开盲人按摩的。

姜心不再和他继续说下去,想要掰开他桎梏着她的手掌,但却是怎么也掰不动。

她只好再次出声说道:“麻烦十六爷松手,我要进车间看看,拍些照片和视频,等我爸爸醒来后给他看,好让他放心。”

“十六爷?”陆行萧蹙了蹙眉,不悦。

“啊?”姜心小嘴微张,没明白他为什么忽然重复这三个字,什么问题吗?

“陆太太和我这么生分,当真是白娶也白亲了。”

小没良心的。

随即,陆行萧放在她腰际的手掌猛然用力,不容置喙道:“喊老公。”

姜心咬咬牙,一字一顿,硬挤出来这两个字。

“老、公。”

“回去好好练练,不然就天天操练你,直到你熟练为止。”

“……”

姜心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陆行萧松手的那一刻,姜心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弹簧,倏地起身,朝着车间的方向快步跑去!

她进入车间后,就注意到一侧的角落堆满了问题零件。

她低头看着这些零件,弯腰捡起一个,端详起来。

机器零件毕竟不是珠宝首饰,珠宝首饰在进入专柜前,都要进行检查,不能有一点刮痕出现,但机器零件在安装前,表面出现一些刮痕是很正常的事。只要不影响零件使用,就不是问题零件。

可是……这些零件上的刮痕未免也太多了一些?特别是这几处边角磨损的地方,刮痕更是多到离谱,机器安装完毕、运转调试,最多几分钟,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么多磨损?这么多刮痕?哪怕是使用一年的机器,也不至于会磨损成这样。

她心存疑虑,又弯腰拾起了一个问题零件,对比之后,发现这两个零件的磨损处几乎是相同的!

这下,姜心忍不住皱了皱秀气的眉,又去查看其他零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天语录 » 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结局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