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寡的岳引诱我岳潮湿的肥厚 甜蜜臣服(娱乐圈)

沈佳期走近了两步,贴着顾唯的耳朵。

“顾唯,你神气什么?爸的亲生女儿了不起吗?你身上流着爸的血,还不是一无所有了?我已经拥有了你的爸爸,得到了你的心上人。收收你那不可一世的骄傲,现在姓沈的、住在沈家的是我!”  

“!!”

顾唯脊背一僵,蓦地瞪向沈佳期。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放手。”

可是,沈佳期死拽住她不松手,顾唯挣脱的时候,将她给甩了出去。

“啊……”

沈佳期脚下一个趔趄,没站稳,直接倒在了地上。

顾唯睁着大眼睛,“碰瓷?”

笑了:“沈佳期,我可没什么可让你讹的了,正如你所说,沈家都是你的了……”

话音未落,只见沈佳期的视线往上移。顿时变得楚楚可怜。

“淮清。”

顾唯一怔,内心挣扎了数息,终究还是没忍住,抬头看了过去。

正走过来的,笔直而挺拔的男人,干净俊朗,光线昏暗,投在他的脸上,剪出模糊的阴影。

是他,宋淮清。

他是沈佳期的男朋友,出现在这里合情合理。

“佳期!”

宋淮清径直上前,俯身把沈佳期抱了起来,“没事吧?”

“没事……”沈佳期靠在他怀里,瞄了眼顾唯。

“唯唯不是故意的,是地面太滑了,你别怪她,她心里有气,总要让她发泄发泄……”  

瞬时,宋淮清眼角挑出丝丝的冷意。

“顾唯,换掉你,是台长的意思。至于台长为什么换掉你,你该找找自己的原因。佳期怕你难过,特意来跟你解释,你不领情就算了。朝无辜的人撒气,这就是你的格局?”

“……”

顾唯心底一颤,张了张嘴,竟是什么都说不出来。该说什么呢?在一个移情别恋的男人面前,说什么都是惘然!

宋淮清扶着沈佳期,小心翼翼、百般珍视。“能走吗?我抱你吧。”

“不用,没事……”

“不行,我陪你去看医生。”

“好啊。”

哈。

顾唯看着他们紧紧依偎的身影,无法分辨自己心底的情绪。

这就是她的初恋,相识十年相恋四年的男人!

或许,她应该‘表扬’他忠于现任,一点面子不给她这个前任留,沈佳期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丝毫不怀疑、全部相信,也是种美德……  

——

丢了工作,顾唯早早回了金庭。

秦眠眠的话,以及今天沈佳期的反击,都提醒了顾唯,她必须改善和小舅舅的关系。

有了昨晚的事,顾唯很清楚,小舅舅不是色急的人,想要攻破他,心急不得,只能温水煮青蛙。
守寡的岳引诱我岳潮湿的肥厚 甜蜜臣服(娱乐圈)
于是,顾唯去了趟超市。在去的路上,顾唯用手机查了一下,鱼头醒酒汤的做法。

昨天晚上,顾唯闻到了墨铮身上的酒味。小舅舅是个商人,应酬喝酒在所难免,喝酒伤身,鱼头醒酒汤很适合他。

进了超市,顾唯买了新鲜的鱼头和煲汤的材料,回到了金庭。

鱼头汤顾唯没做过,她把下载的视频打开,一边播放,一边跟着步骤操作。
一切就绪,顾唯端着锅,放在灶上熬。拍了拍手,“好了,就等着小舅舅回来啦。”

忙活了一下午,用小火慢慢熬出来。

以防万一,顾唯盛了一小碗,自己先尝了尝。

“我尝尝看,味道怎么样……咦!”

话音未落,顾唯痛苦的皱了眉,冲向垃圾桶吐了。

“这么难喝!”

堪称生化武器。

顾唯一筹莫展,怎么办?这玩意,还想讨好小舅舅?小舅舅喝了,会怀疑她谋杀亲夫吧?

没办法,这锅汤实在拿不出手。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不早了。顾唯眼波一流转,拿起手机。

点了个外卖。

——山海居的招牌醒酒鱼头汤。

“完事。”

顾唯抿唇笑笑,松了口气。而后,把那锅难以下咽的东西给收拾了,扔进了垃圾箱。

外卖很快送来,不过,墨铮却没有回来的那么早。

直到夜里十一点,才从玄关处传来动静。

当时,顾唯正塞着耳机跟着手机里播放的音乐,练习跳舞。

墨铮换了鞋进来,视线里一抹强烈的红色。

笼在奶白色的灯光里,拉得她的腿又长又直,腰细得不盈一握,起起落落,像一只在熹光里沐洗的天鹅,每一帧都美好到易碎。

女人赤着脚跳在地板上,踩踏的声音像鼓点,密密麻麻的仿佛撞在人心口。

“你回来了!”

顾唯一个飞身跳跃,直直的朝着墨铮的方向,眼看着就要撞上。

“啊……快让开!”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惯性力下,顾唯撞进了墨铮怀里,紧紧趴在他胸膛上,墨铮浑身一激灵,下意识的抬手,箍住了她的腰身。

顾唯:……

墨铮皱皱眉头,有冷漠,还有一缕别的复杂情绪。

顾唯尴尬的笑笑:“我要是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墨铮松开手,视线落在她身上,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女人,穿的什么?

顾唯愣了下,扯了扯身上的舞裙。酒红色舞裙紧身设计,勾勒出她纤细曼妙的身线。

她虽然瘦,但该突的地方却十分饱满。灯光下莹润的一片……

两条奶白的腿,笔直修长,毫无遮掩……

墨铮俊脸一下就阴鸷了下来,压低的声音从喉间蹦出。“顾、唯。”

他冷笑嘲讽,“看来,你的记性不太好,忘了我说过的话,别招惹我!还是说,你压根没有自尊这东西?”

顾唯心上一颤,慌忙退后一步,从他怀里出来。

“对不起,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又算不到你什么时候回来,刚好往你怀里跳……”

说着,摘下耳机扬了扬。

“我耳朵里塞着这个,没听见你进来。”

理由充分,墨铮淡淡开口。“穿成这样,怎么解释?”

诸多巧合撞在一起,那就是处心积虑了。

“你说这个……”

顾唯丝毫不觉得自己穿的过火,哭笑不得。

“这是练功服,全世界跳舞的人都是这样穿的,我不是特意穿给你看的……”

墨铮的眼睛里带着倨傲,带着嘲弄,毫不掩饰。显然,他不信她。

顾唯震了一下,绯色的唇瓣轻轻张合,颇为无奈。“我现在就去换了……”

说完,小跑着回房。

换好衣服出来,墨铮已经不在客厅。他已经上二楼了?

顾唯轻轻一跺脚,这可不好办了。他不让她上二楼!
通往楼顶的灯亮着,顾唯蹑手蹑脚上去看了一眼,墨铮在游泳。

顾唯不禁感叹,难怪身材那么好,这都几点了还运动。

这是个好机会,顾唯迅速下来,进了厨房。

顾唯开了火,把汤热了一下。墨铮游了两圈下来时,她刚好把汤盛在碗里。

听到外面的动静,顾唯探出脑袋来。对着正在擦头发的墨铮仰起脸浅浅的笑。

“阿铮,游完啦?”

墨铮一怔,擦头发的手顿了下。阿铮?这女人是在叫他?

这称呼……

喉结下意识的滚了下,吐词冷静。“什么事?”

“嘻嘻。”顾唯走过去,邀请他,“我熬了醒酒汤,你喝一碗再去休息吧,对身体好的。”

墨铮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拒绝了:“不用……”

话音未落,胳膊一沉。

低头一看,顾唯紧紧的攥着他的浴袍衣袖,以微小的力道阻止他的离去。

顾唯紧张的要命,唇线维持着微笑,“熬都熬了,别浪费。好歹是我的一番心意。”

墨铮低头看着顾唯。

这张脸——美丽而清纯,眼神无奈而带着淡淡的黯然。触及了脑海里的记忆深处,心上软一下去一块……

两秒后,他径直往餐厅走。见后面人没跟上,才道:“不是让我喝汤?”

“哎!”

顾唯一喜,笑着跟上。

墨铮坐下,顾唯把汤碗递到他面前,“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墨铮眸色深深的看着这个温温微笑女孩,玩味而深沉。

“怎么样?”顾唯小心翼翼的注意着他的反应。

墨铮喝了两口,放下了碗。眉头轻蹙:“你说,这是你亲手熬的?”

“……”顾唯顿了下,点点头。“是啊。”

呵。墨铮一哂,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眉目间掠过寒凉的嘲弄,“山海居的招牌鱼头汤,原来你是大厨?”

顾唯:!!

他竟然尝出来了!

顾唯有种被揭穿的尴尬,干涩的笑着:“虽然不是我熬的,但是……”

“行了。”墨铮起身,英俊斯文,又透着冷硬的漠然,“停止这种无聊的举动,在所有对我献殷勤的女人里,你是最懒的,连最基本的诚意都没有。”

说完,转身出了餐厅。

顾唯撇嘴,站在原地。哼了哼:“不是我熬的,但是我诚心诚意买来的,怎么就没有诚意了,哼!”

想要诚意?早知道,给他喝那锅生化鱼头汤了!

……

二楼主卧。

浴室。

温热的水浇在身上,墨铮闭上眼。眼前闪现出顾唯那两条奶油般笔直修长的腿,他的掌心,似乎还残存着某种触感。

他下意识的收拢双手,比划了一下。

那女人的腰,那么细,似乎一掐就会断,有60CM吗?

墨铮喉结滚了滚,他已经许久,没有对女人产生过旖旎的念头。

怪只怪,顾唯偏生长了那么一张脸……

……

凌晨四五点,墨铮出了门。

周硕和余茵茵在门口等着他。他们一个是他的特助,一个是他的生活秘书。

今天,墨铮要去趟加国,他们自然是要跟着去的。

走廊尽头,清洁员扫完楼道,正在清理垃圾箱。

墨铮一行经过时,一张小纸条飘了起来,落在了墨铮鞋尖上。墨铮停住了,皱了皱眉,顿生不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天语录 » 守寡的岳引诱我岳潮湿的肥厚 甜蜜臣服(娱乐圈)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