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圆合集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自那日后,得了几天消停。

行宫玉池鳞波如临仙境,伏惟君眼波缓缓荡过院外翠竹,满园芳荫姹紫嫣红,映在池水中的蝴蝶双翼震颤,轻轻落在了花蕊上。

——蝴蝶。

忍不住嘴角一弯,伏惟君笑意泛冷。

“怪不得这些日子躲着,原来是心里有鬼,怕节外生枝。”

前世祭天大典,伏青悄悄准备了许久,用特制的熏香引来蝴蝶,制造了一场天降祥瑞的假象出尽了风头。

而如今——既知道伏青阴谋,伏惟君自然不会让人称心如意。

殿内。

伏青成竹在胸的笑容还未褪去,待看到不请自来的伏惟君之后,脸上神采渐渐消失。

“你来做什么?”

伏惟君环顾一周,眸光凝在伏青身后一只绣纹繁复的镂空香囊上,“这香囊倒是精巧。”

伏青猛地抬头,神色狐疑。

难道她……

不,不可能!

“闲来无事随意摆弄出的物件儿罢了,入不了长公主的眼。”攥紧了云袖,伏青生怕伏惟君瞧出什么端倪。

“我来是想问问,妹妹可还记得后日的祭天大典?”

伏惟君说着,似是无心的凑去把玩香囊,瞥了伏青一眼漫不经心问道。

这一句顿时拉开注意力。

伏青眸中晦意不明,毫不犹豫的挑衅:“姐姐才要仔细准备,毕竟是要代表我夏国皇室祭神,可别出了什么岔子让人笑掉大牙。”

“妹妹放心,祭天的吉服几日前就已经送到了行宫,云纹金线绣凤穿牡丹,与父皇龙袍绣样呈龙凤呈祥之意,是个好兆头,我也喜欢的紧,若妹妹想一睹真容,我倒是不介意让你提前开开眼界。”

“不必了。”

伏青低眉顺目将眉眼敛的更低,眼底深处染上一丝厉色,心里暗暗的羡慕。

若不是伏惟君使计,穿着华服被万众瞩目的是她伏青才对。只是瞧伏惟君甚是得意,不知到了后日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看来妹妹没有兴致,那便罢了。大典上你自看得见。”

伏惟君言罢,施施然离开。

待她走后,伏青泄愤似的将桌上物件儿使劲儿甩在了地上,犹不解气,拿起身后瓷瓶就要扔,眸光瞬时落在伏惟君方才放下的镂空香囊上。

伏青恨得牙痒,缓缓放下手中瓷瓶,目光顺着大开的门远远望着伏惟君方才离去的地方,将香囊紧紧捏在了手心里。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伏惟君,且走着瞧吧!”

烛火轻轻跳跃,映在伏青阴沉的眼底。

……

祭天大典当日。

文武百官整整齐齐列在祭台左右,外围重兵把守。

夏帝上台,亲自宣读祭文。太子捧着天子剑和印玺,随侍在侧,一丝不苟。

向来深居简出的皇后依然不参与此事,倒是唐贵妃盛装打扮,立于后宫妃子之首,像是自诩皇后般自鸣得意。

伏惟君也在一群女眷之中再见甘舒,王府暗牢的血海深仇历历在目,伏惟君只恨不得将甘舒扒皮抽筋,以血还血。

但,不是时候。

强压下心头的刻骨恨意,伏惟君在上台时,趁甘舒不察之际绊了一下,又忙将她扶了起来,藏在指缝里的香料顺势抹在了甘舒身上。

伏青看着远处蝶群翩翩起舞迎面而来,脸上笑容踌躇满志,已准备好接受百姓和众臣的吹捧。

可蝴蝶却从她面前飘过,缓缓绕在甘舒身侧盘旋着翩翩起舞。

“这不可能!”

伏青心头巨震,茫然无措听着身后众人对这奇象惊呼不已。

这蝴蝶应该围在自己身边才对,她明明随身带着那吸引蝴蝶的香囊!

伏青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

祭台上,伏惟君冲夏帝行礼肃色沉声道。

“祭天大典祥瑞降临,郡主实乃天命之女,必会护佑我夏国河清海晏,万事泰平。”

众臣当即跪谢神灵口呼万岁,夏帝眼底一沉,却赞口不绝,大笑着颁旨赏赐了王府诸多奇珍异宝。

“不……这不是祥瑞……都是假的!”

伏青失声尖叫,目光霎时汇聚在失态发疯的二公主身上。

“二公主,祭天大典失仪冒犯神明,实乃大不敬之罪,若扰了我夏国气运,你如何担待得起?”

伏惟君冷冷道。

台下众臣噤若寒蝉,夏帝脸色瞬间沉得滴出水来一般。

唯有伏青见谋划落空,霎时被仇恨和茫然逼迫的不顾场合发作起来。

“她身上带着香囊,是……是用来引蝴蝶的香囊!”

众人齐齐看去,愣了半天的甘舒登时不安起来,翻找着身上有无伏青所说的香囊,却连一片儿布料都没捯饬出来。

伏惟君冷笑一声,骤然拔高了声。

“怎的二公主道的一清二楚?”

听者有意,夏帝凌厉的目光霎时锁定了伏青。

“且不说今日天降祥瑞本是大好的兆头,如今被二公主一通搅和气数未卜,郡主身上哪里有什么香囊,瞧着倒是方才还信誓旦旦的二公主身上系着一枚,你作何解释?”

伏惟君沉声询责。

伏青连忙将香囊别在了身后,神色闪躲,蓦地像是想到什么,伸出手指着伏惟君。

“是你!一定是你!”

怪不得她前几日会送上门来,分明就是早有企图,只是伏惟君如何得知?

想到这里,伏青红着眼死死的盯着高高在上的伏惟君。

伏惟君看也不看伏青,转而向夏帝盈盈一拜。

“父皇,二公主偶感不适,看来不适合再参与大典。”

夏帝摆了摆手,立时有人上前,带着骂不绝口的伏青退下。

闹剧不再,伏惟君心中清楚。

夏帝神色如常,实际多疑深谋,经此祥瑞一事,必定会对甘氏一族生出嫌隙。

台下。

完颜无忌心头微凛,冷若冰霜的眼睛里映着祭台上风姿卓绝的女子。

待祭天大典结束,伏惟君借口沐浴,屏退了侍女,泡澡时将一切重新梳理。

伏青计划毁于一旦,矛头又全在甘舒身上,这两个人前世害她不浅,她总要一点点讨回来才是。

待她换好衣服打开门,差一点与门外伫立良久的人撞了个满怀。

“你怎么在这里?”

完颜无忌眸光一闪,大掌摊开。

一枚镂空香囊静静躺在他手心之中。

“你已经知道了?”

伏惟君轻飘飘问道。

她知道这人向来心细如发,更何况伏青在祭典上指出是自己所为,其他人只当是伏青疯言疯语,他定是听了进去。

“果真是你所为。”

完颜无忌剑眉挑起,他四下看去,确认没有耳目,才问道,“看似对付二公主,长公主此谋实则在剑指王府。为何如此?”

伏惟君半垂着眼,掩去眸中滔天恨意,“甘威狼子野心,图谋不轨。我于今日发难,不过是想提醒父皇,也借机叫甘威收敛些,这只是缓兵之计。”

她抬眼看去,男人正低头凝视自己。有虎视狼顾之风的锐利眼神,深邃和澄澈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只倒映的出她一人。
大团圆合集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记起前世这人滚烫心血的温度,伏惟君忍不住伸出手,轻轻一抚男人刚硬的轮廓。

“终有一日,我会将一切告诉你。”

手腕忽然被捉住。

完颜无忌眼里黑沉,似乎掀起惊涛骇浪,灼烈而极富侵略性。

“承蒙长公主厚爱。”

低沉磁性的嗓音凑近耳边,吹的伏惟君耳根发红,“终有一日,我必有报答。”

到他走后,伏惟君依然心悸未止,总觉得这句话,似是别有深意。
祭天大典结束,随行众臣一一从行宫撤去。

甘威心事重重,一回到王府便怒道。

“你办的好事!大事为重,谁要你这般去出风头!”

“父王,这事我毫不知情,我也不知到底是什么原因,那些蝴蝶只围在我身边。”

甘舒忙开口解释。

甘威低头思索片刻,沉吟道。“莫不是那老东西看出了什么端倪,故而借机试探?”

甘舒闻言脸色一白,神色有些不自在,“夏帝老谋深算,若如此说倒也不无道理。”

甘威眉头拧得更紧。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蝴蝶来的蹊跷。左右他现在抓不住王府把柄,你收敛些,莫要落人口实。我悉心谋划多年,绝不能功亏一篑。”

甘舒也知道其中轻重缓急,忙不迭点了点头。

“过几日的荷花宴在王府办,你无须做什么,静观其变。”甘威眼底闪过凶光,沉声道,“若再有差池……休怪父王对你无情。”

……

甘舒引来天降祥瑞,夏帝特意在王府水榭大摆荷花宴,满京城的小姐公子们届时都会来王府赴宴,便是连质子都受邀参加,排场可见一斑。

纵有完颜无忌在场,伏惟君见到那对狗男女,依然心里恨极,面上也淡淡的提不起兴致。

韩奉恰巧就在人群中央。

上次行宫,伏惟君对他这位圣眷正浓的新科状元视若无睹,韩奉初时有些下不来台。

但事后回过味儿来,却生出了几分异样的心思,若是能叫这昭华长公主服服帖帖,他岂不是平步青云?

“臣韩奉,见过长公主殿下。”

让人极度厌烦的声音和脸就在眼前,伏惟君痛骂前世的自己如何瞎了眼,此刻淡淡垂着眼,只当他是空气。

韩奉再度吃了闭门羹,心头微怒,却仍锲而不舍同伏惟君搭话。

“孟夏无梦,荷月多荷。提灯照,雨落水榭,七分醉,酒尚温。韩奉倾慕长公主姿容绝世高贵清丽,着实忍不住献丑,还望长公主莫要怪罪。”

伏惟君见他同傻子一般自言自语,甚是自鸣得意,顿时有了考量。

“状元郎文采斐然,果然名不虚传。”

完颜无忌饮酒的动作一顿,微微抬眼,意味不明的扫了一眼韩奉。

韩奉全然不知,只当伏惟君被他随意吟哦的几句诗文成功俘获,脸上神采飞扬。

“长公主殿下谬赞了。”

伏惟君低着头斟酒,长袍大袖遮住暗中动作,轻飘飘往酒里掺了泻药。

这小动作瞒得住别人,却瞒不住坐的近的完颜无忌。

他借着取盘中凉果悄然挡住众人视线,心头不爽登时消散,还多了些好笑。

堂堂夏国长公主,连泻药这种东西也随身携带。

不过,此举甚好,他喜欢。

完颜无忌却不知,这泻药本是伏惟君一早给甘舒准备的,她不得不见到这俩前世的狗男女,自然不会轻巧的放过,没想到韩奉先体会了一番。

“本公主敬状元郎一杯。”

长公主亲自敬酒!

韩奉眉开眼笑,被这殊荣捧的飘飘然飞上了天,接着伏惟君亲自斟的酒一饮而尽。

伏惟君笑意不达眼底。

韩奉迎着众人惊羡的目光趾高气昂的坐下,继续高谈阔论。

须臾,噗地一声延绵异响,韩奉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嗯,这是什么味道?”

伏惟君微微皱眉,明知故问。

坐韩奉边上的人纷纷掩鼻。

又是一声异响,紧接着便是咕噜咕噜的声音。众人交头接耳,都看向了韩奉那处。

“在长公主面前,这般失礼……”

“有辱斯文!”

议论声越来越大,韩奉脸色由红转青。

“莫不是这水榭七分醉的酒闹得状元郎不得安宁,状元郎还是先去疏解才好,否则一会儿在王爷和天女面前失了礼数,只怕是祥瑞也要吓得飞走了。”

不知是谁嚷了这么一句,韩奉脸色铁青,夹着腿,走姿古怪的在众人嘲笑声中匆匆而去。

临下台阶,还被绊了一跤狗吃屎,可谓是颜面尽失,顿时哄笑声更大了!

伏惟君这才轻轻笑了一声,轻蔑而厌恶。

她这模样落在完颜无忌眼里,让男人若有所思,转头看了一眼韩奉离去的方向,呷出了点不悦来。

——油嘴滑舌之辈,有什么本事得她这般上心的讨厌?
水榭另一侧,一身锦衣华服的人却是不屑一哼。

“早听闻长公主容貌倾城,今日一窥果真如此呢!”

“气度也不凡,方才那状元郎献诗,她竟面色都不变!”

身旁女眷的纷纷议论和韩奉不知好歹地作为,全落在了甘舒眼里心里,一阵烦躁,甘舒重重地把酒杯砸在桌上。

明明是王府主宴,她精心准备了一身百莲裙,打算在宴上大出风头的。

那日听了父王的训斥,虽是怯怯的,但自己是天女的名号终究传了出去,内心还是不住地欢喜。

但谁知这伏惟君来了往那一坐,什么也不说不做,就抢尽了她的风光。

还有,方赴宴的时候,那韩奉望见自己这身打扮,明明是眼睛都直了的,怎又跑去给她献诗?

左不过是头上顶着昭华长公主的名号,身在皇家,自少不得人巴结。

若当年是父王称皇,今日又该是怎样的光景……

越想越恨,甘舒愤愤起身,招了贴身丫头,往厢房走去。

本是悄然无息的事,但完颜无忌却敏锐地察觉出气氛诡变,悄悄跟了过去。

……

立在门外,甘舒趾高气昂的话就全落在了完颜无忌耳中。

“不是喜欢出风头么?那我就让她出个大风头。”

甘舒把药瓶放在环儿手里,又招招手叫来个婢女吩咐:“韩状元今日身体不适,且请他到厢房里歇息。”

计谋的框架早在完颜无忌脑海里形成,他不必再听下去,转身回了宾座。

见完颜无忌突然出走,又施施然坐回自己身侧。

伏惟君巧笑倩兮,贴近完颜无忌打趣道:“郡主可不及我,无忌还是多看看我吧。”

完颜无忌无暇理会她话里的揶揄,只是话里有话地说道:“天地也,只合把浊清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盗拓、颜渊。”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日人声鼎沸时,一树梨花压海棠。”

前一句,是提醒她要辩清旁人,勿将坏人作好人。

这后一句,则是告诉她,今日宴酣之时,便是她身陷困境之时。

海棠自然是她伏惟君,至于这树,便不好猜测了。

看着伏惟君脸上突变的神色,完颜无忌忽然心中一紧,直视着她,仿佛透过目光交接,能给她一些力量,他肯定地答:

“郡主手段卑劣,自不如你。”

伏惟君一点点从前世惨像里回过神来,举起酒杯轻碰完颜无忌的杯壁:“那我拭目以待。”

语罢一饮而尽,冲完颜无忌天真一笑,笑里不带一丝邪气,看得完颜无忌心里倏地一动。

真不知道她是没听懂还是太自信……竟还能笑得出来。

完颜无忌低头饮下一杯,压住心里那阵莫名的悸动。

伏惟君又倾身凑过来,靠近完颜无忌耳畔,吐气如兰,酒香洒在完颜无忌侧脸上,挠的人心痒。

“无忌,我很开心,你愿意把这些告诉我……我必会报答你。”

完颜无忌瞳色变深,挑挑眉问她:“如何报答?”

伏惟君得逞地笑了,唇红齿白,衬得额间那朵海棠更加绚烂。

“以身相许,以报君恩。”

完颜无忌忙低下头狂饮几杯,掩不住慌乱,却被呛到,连咳几声,不免狼狈。

其实他也解释不清自己怎会参与到这场恶斗中。

他有任务在身,其他杂物自是少插手为妙,但听到那个人面兽心的郡主要加害伏惟君,心里竟没由来一阵紧。

也许是在这异国他乡,只有伏惟君一人不介意他的身份,温柔待之。

他不过报之以琼瑶,不算什么。

玩笑间,小环捧着一壶酒施施然来到伏惟君桌前。

“长公主殿下,王府素来敬佩公主品行兼忧,儒雅大方,先上一壶特制荷花露,还请公主品尝。”

伏惟君收了眼底笑意,垂着眼帘,淡淡收了。

小环施礼退至甘舒身侧,两人见伏惟君收了酒却不喝,只是把玩着酒杯,垂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品行兼优?恐怕不出几个时辰就要品行兼“忧”了吧?

这到底是荷花露,还是合欢露?

不愧是为自己特制的,那小婢女真会说话,一会连着她一并收拾。

看着身旁的人气定神闲的模样,完颜无忌为她绷着的那根弦也渐渐松了下来,看着对面那两人沉不住气的样子,他突然对后面的走向期待起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天语录 » 大团圆合集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