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白光刺眼,苏轻轻缓缓睁开双眼。

眼前一片模糊,脑中出现一幕幕奇怪的场景。

只见一个蓝袍男子正欲上任,小酌庆祝时却不小心呛死。

同她果真是同病相怜之人啊!

苏轻轻自幼也命犯太岁,坐船船翻,坐车车撞,连他爹爹苏县令,自她出生后,也是官运全没,十几年愣是停留原位。

好在无意中救了平阳王,定下与其子婚约,本想着改命,却在大婚之日暴毙身亡。

死后魂魄飘散之际,她才知这平阳王之子顾钦克妻,官运倒是亨通,且有一个青梅竹马,是远在京都的表妹楚吟。

克死自己后,他便离开离洲城,去往京都做官,想娶楚吟却备受阻挠。

好在最终感动皇上赐婚,才喜结连理。

再次闭上眼睛,一道光线袭来,她再次轻启双眸。

映入眼帘的是异常熟悉的场景,那昏暗的灯光下,温暖而又自在。

微微摇晃的烛光闪烁,只见光隐射在趴在床上的妇人背上,又扫过她的脸颊,一切恍恍惚惚,都不大真切。

妇人看似疲倦劳累,倒在床上小憩一会儿。

思绪回到三个月前,那日她发着烧,母亲照顾自己。

所以她重生了吗?一阵狂喜袭来。

"娘?"她缓缓开口道,可刚发出声音,却倍觉口干舌燥,朦胧的画面让她生怕一切都是幻觉。

"嗯?"孟氏猛然清醒过来。

"轻轻啊,我的乖女儿,你可算醒来了,娘都快吓死了。"孟氏喜不自胜,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双手紧紧抱着她。

熟悉的体温,这让她意识到这都是真实的。

"娘,轻轻想陪着你们,不想嫁了!"她一把搂着孟氏一顿撒娇,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这一次,她只想好好侍奉爹娘。

"真是烧糊涂了,你还有三月便要成亲了,嫁人后必定能改掉这不济的运气,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孟氏轻声细语道。

她摸着苏轻轻的额头,发现烧退了,可还泛着糊涂呢,之前她可一直兴高采烈的满意这门婚事,今日怎的就改了主意?

谁要嫁给那个克妻鬼啊,当初不过是为了破下命格,谁料弄巧成拙,白白丢了性命。

再说了,人家早有青梅竹马,她才不要横刀夺爱,做这等炮灰的命运。

不值得,不值得呀!

"娘,女儿真的想永远留在您和父亲身边,您就退婚吧,让我再承欢膝下几年行不行?"她赶紧撒娇装委屈道。

此时她脸色病态,泪眼婆娑,一脸委屈之态,孟氏也心酸不已,更加不舍。

"可聘礼都到了,若是现在退婚,岂不是打脸平阳王吗?这……"孟氏很是为难,平阳府权势滔天,岂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再说这么好的婚事,今后哪那么容易遇着。

"娘,您若是不答应,女儿必定命不久矣!"

"瞎说什么!"猛然敲了敲她的头,面露愤怒之色,以为她是紧张成婚,也就没有太过在意。

不久后,忙着处理衙门事务的苏父也回来了,苏正义看苏轻轻时,她又闹了一闹。

看着自己自小捧在手心的小棉袄,他也着实担心门不当户不对,女儿嫁过去受苦。

当初之所以会答应这门婚事,也是因着江湖术士所言,以为女儿能修改命格,可却没领会到最后一句定要是命定姻缘!

他狠狠心,安抚了几句后,便离开了她的闺房。

苏轻轻撇撇嘴,喝了药后忽然露出坚定的神色来。

没人帮她,她就自己退亲。

夜深人静,收拾好行礼后,苏轻轻悄悄的出了府,背上行囊只身去了离洲城。

平阳王府前。

今日顾钦同友人喝酒去了,平阳王则在宫中商议大事,所以整个平阳王府只有王妃在。

其实这平阳王妃根本就不同意这门婚事,一个芝麻县令的女儿也配当她的儿媳?可偏偏平阳王知恩图报,偏要坚持。

一想到顾钦被白白耽误,她就气愤难耐。

"世子不论娶谁,也得办的体面,你们半分也不可怠慢,东西给我方正了,桌面擦干净了!"她的怒气发泄在下人身上,惹得上上下下都不敢吱声。

"王妃,苏轻轻求见。"

王妃愣了愣。

"谁?"

"就是苏正义的女儿,未来的……"

"知道了,让她进来。"

王妃冷哼一声,可心里却嗤之以鼻,果真是市井小辈,没过门儿就自己来了。

苏轻轻走进后一路打量四周,到底是大户人家,只见里面亭台楼阁花鸟假山,好不气派。

踏进大殿内,只见王妃一身华服,高贵典雅,妆容精致。

好在苏轻轻早就得知她是个怎样的人了。

"见过王妃。"

行礼后却无人应答,只见这王妃正斟茶自饮,将她晾在一边,果真不是个好惹的主。

算了,她不开口,那自己就起来吧。

"还真是小门小户的,今后真嫁过来定当要好好学习礼义廉耻,否则咱们王府的脸面可就要丢尽了!"王妃讥讽道。

随后她也抬起头,将苏轻轻上下打量着。

五官小巧,皮肤白皙,殷桃小嘴,长相倒是不错,可一想起她的家世,自己就浑身不爽。

"好了,虽说你要嫁入王府,可也不是来养尊处优的,你一介县令千金,女子该习的都不会,今后定当要好好练习才是,别只空长一张脸。"

这王妃一直挑刺,苏轻轻也不生气,不过想来连楚吟这等才女都被她鸡蛋里挑骨头,更别说她了。

"王妃所言极是,我一介县令千金,着实不配当世子妃,我此番来,就是退婚的!"

闻言后,王妃一个趔趄,险些没有站稳,手里的茶杯也碎裂在地。

"你你你!"

"我,来退婚!"

"你说退婚便退婚吗?此等大事,岂是你一句话就可以的,未免将我平阳王府太不放在眼里!"

虽说她也想退婚,可也由不得她来开口。如若真由她开口,那王府的脸面还要往哪里放,今后在离洲城还如何立足。

况且她此番退婚,可是有其他目的?

"今日这婚,我退定了!"
"你闭嘴吧,今日我就当你魔障了,你且回去吧!"王妃摆摆手。

"小女子早已心有所属,如若王妃执意,那轻轻便血溅婚堂!"

王妃气急,猛的朝着她便是一巴掌。

"下作!"王妃的脸气成了猪肝色,可忽然想起什么,这苏轻轻如此,不正好如了她的意吗?

"等等,将聘礼聘书给我!"她端坐在中间。

苏轻轻身形笔直,坚定的往前走去。

而门外的顾钦正看到这一幕,望着那清瘦的背影,他的内心一阵动容。

将聘书接到手中,王妃一脸兴奋,正欲撕掉。

"等等!"

只见一身玄色锦衣的男子走了进来,高束着头发,丰神俊朗,身形高大,温润如玉,这便是顾钦。

"你要退婚?"顾钦将聘书抢来,蹙着眉头。

苏轻轻点头。

"可你确定自毁名声后,那人便会娶你?"顾钦步步紧逼。

"不确定啊,可我确定强扭的瓜不甜。"她绽开笑颜。

"你当真要退?"顾钦依旧不愿作罢。

"是!"她再次重重的点头。

"好!"顾钦忽然将聘书撕碎,"从此刻起,你我再无瓜葛!"

"谢世子!"她明眸皓齿,巧笑嫣兮。

当初她对他一直都很倾慕,深知自己身份卑微,所以她努力学习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为的是稍稍配得上他。

现如今,她非常清楚,门第永远会是他们之间的隔阂。

"将这不知检点的东西给我赶出去!"王妃猛然神色大变。

"你……"

"行了,我自己出去!"

只是刚踏出王府,外面就开始下起雨来。

一时间乌云密布狂风四起。

而王府内的家丁婢女也都对她议论纷纷。

"听说她同别的男人苟且呢!"

"对啊,不然为何好端端的退婚?"

……

大雨倾盆,偏偏她没带伞,头上忽然被遮住,她赶忙抬起头。

"为何要悔婚,你不知如此会自损名节吗?"顾钦温润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无妨……"她的眼眶忽然留下泪,却混合着雨水,旁人根本敲不出来。

"其实,为了配得上你,你不会懂我付出了多少!"她说完这话,就跑入这瓢泼大雨中。

顾钦愣在原地。

倾盆大雨总算是停歇了,瓦房上的雨水淅淅沥沥滴落着,很是悦耳。

季九华正捧着酒壶身形慵懒的走着,俊朗的五官却很是颓圮。

悦耳的雨声却混杂着哭泣声,让他很是不悦。

"别哭了行不?好吵!"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他探着身子朝着楼下喊着。

可苏轻轻才不去理会,依旧抽泣着。

 

他只得轻叹口气,随即下了楼。

"这位姑娘,你一直在哭算怎么回事?"季九华指了指她。

"实在抱歉。"苏轻轻面露尴尬之色。

四目相视,二人愣在原地。

季九华瞧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双眼露出一抹趣色。

"走吧,借酒消愁才是,我请你!"他大方的说道。

虽然此乃搭讪行径,可苏轻轻竟然答应了。

搂着她的腰飞身上二楼,拿出珍藏的好酒,"好好尝尝,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梨花酿。"

"噗……"刚喝一口,苏轻轻倍觉辣喉咙。

"你确定这是梨花酿?"她不相信的问道。

"额,烈酒才能驱寒,方才你定受凉了。"

苏轻轻心里一暖。

方才太过难受,也不知怎的就答应同他一起饮酒,现下想来,她未免太过大胆。

"好了,这是真的梨花酿,尝尝吧。"季九华一双桃花眼上挑。

苏轻轻竟真接了过去一饮而尽。

"姑娘似是有心事。"

"不过是了却了一桩心结。"苏轻轻轻启红唇。

"公子,衣服送来了。"一声丫鬟的喊声打破了二人的静谧。

"好了,换身衣服吧。"季九华说完后,自觉的出去了。

她这才发觉自己全身湿透,那狼狈的模样着实丢脸,可头脑一阵晕眩,不知何时沉沉睡去了。

季九华等了许久后都未见到她的人影,进去一看,只见她身着自己备好的金丝绣线长裙,正趴在桌上,沉重的呼吸声传来,他勾起唇角。

"公子,你何时回府?"丫鬟忍不住上前问道。

"先不回了。"季九华的眼眸一直停留在眼前那抹清瘦的身影上。

……

头脑一阵发紧,苏轻轻醒来已是次日的事情了。

"啊!"侧过脸竟瞧见一抹蓝色背影。

那人外袍半挂,身形慵懒,转过头笑的邪魅。

"你你你……"她半饷都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

"你对我……"苏轻轻赶忙护着胸口。

"我能作甚?"他忽然倾身过来,鼻尖贴近她的脸颊,还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过……昨日你可是轻薄了我。"他愈发靠近,薄唇差点儿就要贴到她的红唇。

听到此话后,苏轻轻大脑一片空白。

"我……"

"行了,逗你玩呢,以后莫再随意喝陌生人的东西了。今日告辞,后会无期!"

季九华随即起身,大笑着出了门。

在苏轻轻尝了丫鬟送的食物以及闲谈了几句后,才得知那人的身份。

他竟是当今首富季家的公子。

又闲谈了几句,发现这季九华竟同她一样衰。

虽家财万贯,却才华横溢一心仕途,不料逢考必败,好几次文采斐然,却字迹被模糊,毫无成绩,至此考试多年却未果!

季家都让他回来继承家业,不料他却生性执拗,只想有所作为。

这才每日捧着酒壶,借酒消愁。

苏轻轻猛然想起一个画面,她魂魄飘荡时就曾见到这一幕,那人在桃花树下一人饮酒醉,却被酒呛死,原来就是他。

想到他的结局,她不禁蹙眉。

"我要去找你家公子!"或许她只能找这样的人逆天改命,两个命犯太岁之人或许能够鸿运当头。

季府内,正有道士前来作法,不久后,季氏夫妇便求着改命之法。

"季公子命中坎坷,如若要破命格,那偶遇的女子才是关键之处!现下需散财保命,才能一生顺畅!"

"如何才行的通?"夫妇二人赶忙问道。

"此乃天机!"
而苏府内,得知女儿孤身前往离洲城,一家人早已乱了阵脚。

不但是苏府,平阳王得知此事后也派人前去寻找。

而心机很深的平阳王妃,将苏轻轻苟且他人退婚的事情传遍了离洲城,让所有人都误以为是她不知羞耻。

所以苏轻轻是众口铄金,被众人的口水差点儿都要淹没了。

苏轻轻也不予理会,而是去酒楼寻找季九华,正巧他在听说书的说到苏轻轻退婚之事。

"你想改命吗?我可以帮你。"她目光坚定的望着他道。

"是吗?你想如何?"

"娶了我便好!"

"可传闻苏姑娘早就有情郎了。"季九华的目光带着三分讥诮。

"你不用管这些,只需告诉我,答应还是不答应?"她再次问道,他们两个都命犯太岁,其实也挺配的。

"小姐啊!"而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夫人老爷都急死了,你快些同我们回去吧!"老管家一脸焦急的模样,可让苏轻轻更为震惊的是,顾钦竟站在他们二人背后。

"世子怎会在此?"季九华好笑的问道。

二人站在一起,都很养眼。

"苏姑娘可是我的未婚妻了,世子莫要再用这种眼神了!"季九华冷哼道。

"你的心上人是他?"顾钦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她自小在蟠龙镇长大,又怎会认识季九华。

"是呀,世子有何异议?"

顾钦根本不信,他望着神色异样的苏轻轻,想要一个答案。明明不爱她,为何心,乱了?

见他一副吃人的表情,苏轻轻心下慌乱,可还是深呼吸答道,"我,是他的未婚妻!"

……

顾钦和苏轻轻的婚事吹了,苏正义愁眉苦脸,为女儿的婚姻大事发愁,可大厅突然收到季家浩大的聘礼。

得知是离洲城首富后,他着实惊到。

"富贵姻缘"该不会就是这个吧?

"大人莫担心,这是天定的姻缘,长眉道人可是算过命的!"刘媒婆捏着一颗痦子乐呵呵道。

"长眉道人?"那可是为皇家算命的道人啊!

这下他再也不愁了,将婚事定好后,喜讯很快便传开了。

听闻苏轻轻退了平阳王府的亲,又同离洲城首富之子定亲,一时间,对她的议论更甚。

而苏轻轻的表姐李鸢儿,这时候却耐不住了。

只因她自小就嫉妒苏轻轻,再加上她的长相也不输于她,只是父亲身份卑微是个水泥匠。还时常打骂她和母亲。

听闻这一次她要同离洲城首富之子成婚,更是羡慕嫉妒恨。

"娘,我实在不甘心一直过这样的日子,不如我们……"

"你想如何?"苏氏大喜,她是苏正义的亲妹,也过怕了穷日子。

李鸢儿小声嘀咕了会儿后,苏氏赶紧连连摆手。"那可不行!"

"娘!当初你为了舅舅付出了多少,再说了,苏轻轻名声狼藉,咱们凭什么不如她和孟氏,现在……"她又巴拉巴拉说了一通。

苏氏慢慢被动摇,猛然点点头。

"好,我答应你!"于是母女二人开始盘算起来。

婚期如约而至,苏轻轻很欣慰自己熬过了五月初八,也就是她重生前的日子。

"大嫂啊,你要帮帮我呀!"大好日子,忽然一阵哭叫声传来。

原来是李鸢儿的母亲苏氏哭哭啼啼的来了,刚走进来,便将袖子撸上去,上面密密麻麻的疤痕和新伤。

孟氏脸色耷拉下来,没曾想这大喜的日子,苏氏竟然这么不通规矩。

"你个贱人,给老子滚出来!"而苏氏的丈夫李大全则在门外大声嚷嚷。

"今日可是轻轻的大日子,你们是故意的吗?"孟氏大怒道。

而苏氏抬起头就瞧见苏轻轻头上戴的珍珠,只是一颗估计就要价值连城了吧。

等到这一次后,一切就会属于她们母女了。

"姑姑是希望我出嫁的日子让娘亲帮您?"苏轻轻露出讥笑。

"轻轻你就帮姑姑一次吧,就稍微等一会儿如何?"苏氏继续胡搅蛮缠。

"吉时是断然不能误的,不过如若姑姑真怕姑父的话,不如我找人将他的双手砍了如何?"苏轻轻的眼眸突然变得阴狠。

几人都面露惊色,实在不曾想她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苏氏不知该如何开口。

"麻烦别挡路!"今日的苏轻轻格外盛气凌人,同以往判若两人,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前世成婚那日便是被苏氏母女支开,她被这"好表姐"迷倒,李鸢儿代替了她出嫁。

好在她的婢女采莲赶忙报信,才让一切回到原位。

"妹妹……"又一声哭哭啼啼传来,那熟悉的声音让苏轻轻蹙眉。

果然,李鸢儿一脸梨花带雨的模样,看着着实可怜。

"姐姐怎的也来了?"苏轻轻心里嗤笑,这母女两个果真是坏透了,不过她并未露出任何不悦的神色,继续按兵不动。

"妹妹今日大婚,姐姐理应来恭贺,只是母亲……"她一脸泫然欲泣的模样,深知苏轻轻肯定会同情她。

"今日我便要出阁了,我们姐妹二人也许久未见,不如叙叙旧吧,离吉时还有一小会儿。"苏轻轻勾起唇角,心下了然,准备将计就计,见招拆招。

"好啊,姐姐也正有此意呢!"李鸢儿闻言大喜过望,又转过头挑挑眉示意了下苏氏,随后跟着苏轻轻进了房间。

刚踏入她的闺房,李鸢儿的眼珠子就不停转溜,藏在袖中的药包好似在作痒。

"姐姐似是有些紧张啊!"苏轻轻故意试探的说着。

"没有没有,对了妹妹,你赶紧坐下吧,待会儿行礼拜堂可是个体力活,必定连喝水的时间都没呢,你赶紧喝口吧。"李鸢儿赶紧开口道。

"多谢姐姐关心。"苏轻轻坐了下来,故意捋了捋自己的衣服,给对方下药的时间。

果不其然,她用着余光便看到了李鸢儿在杯中悄悄下了药,又赶紧藏了起来。

"妹妹,赶紧喝口水吧。"随后她将杯子递了过去。

苏轻轻见她一脸期待的模样,接了过来,当着李鸢儿的面,一口喝了下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天语录 »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