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2金银花露水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换成依彤。

呵呵!

季盛坤铺垫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这一句吧?

姜志雄他们说了什么姜程宁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她只想把这对渣男贱女狠狠地暴打一顿,然后扔到海里喂鱼。

“季盛坤!”

姜程宁握了握拳,大声地叫道,声音清脆,一下子打断了他们的讨论。

季盛坤垂眸看了她一眼,透着不耐烦。

姜程宁嘲讽地笑了笑,逼近季盛坤:“你不会后悔就好!”

说完,她再也不想呆下去了,连季盛坤的回答也不想听,转身就往外走。

身后,姜志雄狠狠地拍着桌子:“你今天出去就永远别回来了!”

姜程宁走到门口,回过头,粲然一笑:“好!这不就是你一直都想要的吗?自从你娶了这个女人进来,每天都恨不得我消失吧?我满足你!”

姜志雄没想到她会如此决绝地说出这样的话,顿时气得不轻,胸口一堵,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爸,你没事吧?盛坤哥哥,快给爸倒水,药在那边,快拿过来。”

姜依彤扑过去,扶住姜志雄,将一个孝顺的女儿扮演的淋漓尽致。

姜志雄看着姜依彤,忍不住叹道:“你看看你妹妹,再看看你!我上辈子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姜程宁原本要返回去的脚步收回来,她冷笑一声,心口的痛已经到极致,麻木掉了。

“那你就当没我这个女儿吧!”

说完这句话,姜程宁几乎是头也不回地,从这个让她感到窒息的家里走出来。

外面的阳光刺地她眼睛疼,只是短短一夜,她的人生,就发生了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未婚夫没有了,父亲也没有了。

可日子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她想找个酒店先住几天,再考虑之后的事情。

刚走出小区,却被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拦住了去路。

姜程宁站住,只见车门打开,地上出现了一双锃亮的皮鞋。

西装裤子打理得一丝不苟。

等他下来,姜程宁才看到,竟然是昨晚那个男人。

姜程宁警觉地退了一步,“你来干什么?”

顾斯年走近姜程宁,要不是早上陆少打来电话,他都以为礼物是姜程宁。

原来自己真的错怪了她。

想到昨晚她诱人的样子,他无比庆幸她走错的是自己的房间。

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程宁?”顾斯年叫道,没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有些嘶哑。

姜程宁皱眉,这个男人让她感到危险:“我给过你钱了,是你自己不要的。反悔了?”

顾斯年有些郁闷,他看来就那么像个牛郎?

他逼近姜程宁,姜程宁连连后退,右手抵在胸前:“你别过来,再过来我报警了!”

顾斯年一把抓住姜程宁的手腕,力道不大,怕弄痛了她。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他质问。

为什么这个女人到现在都认不出他来?

他怪她忘了他,可见到她,却不可抑制地想要靠近她,索取更多。

姜程宁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喊道:“当然记得!就是你,害我失去了未婚夫!”

未婚夫?

顾斯年眼底陡然升起一丝寒意,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忘了他就算了,居然还有了未婚夫!“未婚夫?我允许你有未婚夫了吗?”顾斯年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才发现姜程宁红肿着眼睛,应该是哭过了。

他的心下意识地一疼,抬手就抚上了她的眼睛:“谁欺负你了?”

姜程宁一把打掉他的手,怒不可遏地骂道:“谁要你管,你神经病吧?放开我!”

顾斯年肺都要气炸了,多少年了,只有关于她的事情,才会让他的修养在一瞬间喂了狗。

“说,是谁!”

只有他有资格让她哭。别人,都不可以。

“是你那个未婚夫?该死!”
可乐2金银花露水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不等姜程宁回答,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这一吻,昨晚那蚀骨销魂的感觉便尽数涌上来,顾斯年发现自己竟然可耻地石更了。

长舌肆虐,攻城略地,带着惩罚地侵占着她口腔的每一个角落。

姜程宁还在用力地挣扎,奈何顾言川的怀抱太用力,她根本挣脱不开。

“呜……放开……呜……”

见挣扎没有用,姜程宁狠狠咬住了顾言川的嘴唇。

顷刻间,腥甜的味道在两人的唇齿间弥漫开来。

顾斯年吃痛,松开了姜程宁。

姜程宁抬起手就打过去,顾斯年紧紧抓住她的手腕:“想打我?”

姜程宁气的俏脸通红,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无耻!

“放手!你这个神经病!”姜程宁眼睛通红,快要气哭了。

看着她嘴巴上还沾染着自己的血,顾言川难耐地咽下一口唾液。

不着急,他多得是时间调教她!

“姜程宁!”

熟悉的声音让姜程宁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就看到了季盛坤。

还有挽着他胳膊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的姜依彤。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们两个这么般配呢?

季盛坤大步走上前来,愤怒地瞪着顾斯年,高声质问:“这是谁?你们在干什么?”

他和姜依彤刚从家里出来,老远就看到姜程宁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

就算他不要她了,她也不能这么快背叛他!

姜程宁强压下心底的苦涩,冷冷地扫了一眼眼前这对狗男女。

“干什么,你看不见吗?”

从季盛坤同意新娘换成姜依彤那一刻开始,他们之间,就注定回不去了。

那她也没有必要再留恋这份感情。

“盛坤哥,枉你还觉得对不起妹妹,可你看她,早就跟别人在一起了,刚才他们接吻,你不是没看见……”

姜依彤见缝插针地说道,挑衅地搂紧了季盛坤的胳膊。

她边说边看向顾斯年。

不管是相貌,还是穿着,都能看出是个极品。

身后的豪车,更是昭示着他身价不菲。

嫉妒如同疯长的海藻,爬满了姜依彤的内心。

凭什么!凭什么姜程宁这么轻易就可以拥有这么完美的男人!

而她,就连季盛坤,也是她牺牲了身体才从姜程宁手里抢过来的!

季盛坤听着姜依彤的挑拨,心里很不是滋味。

“就算我们分手了,你也不要这么自甘堕落啊!”他不禁软了语气。

不等姜程宁回答,身侧的顾斯年冷笑一声,看这三个人的表情,他大概就明白了什么情况。

“跟我在一起就是自甘堕落?你哪来的脸说这样的话?
顾斯年冷冷地看着季盛坤,冷冽的目光仿佛要将季盛坤凌迟。

季盛坤顿了顿,顾斯年又问:“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她那个混蛋未婚夫?”

顾斯年比季盛坤高半个头,气势上就压制得死死的。

再加上他周身散发出王者的那种霸气,季盛坤不得不承认,面对顾斯年他是有点虚的。

“你嘴巴放干净点!”不知道对方到底什么来头,季盛坤语气不敢太硬。

但又不能太怂,丢面子。

顾斯年一把搂住姜程宁的腰,让她贴近自己的胸膛,桀骜地勾了勾嘴角,垂眸看着季盛坤。

“多谢你眼瞎,把这么好的女人让给我。”

姜程宁本来想挣扎,听到这句话,果断放弃了。

顾斯年长得比季盛坤好看,气质又好,就算脑子瓦特了点,但好歹是为了给她撑场面。

“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是你先不懂自爱……”

姜依彤假惺惺的话没说话,姜程宁就冷笑着打断了他。

“到底是谁不知自爱?姜依彤,你和丁雅丽真不愧是母女啊!一个抢我爸,一个抢我未婚夫。昨晚你骗我去后宫的事情,别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

姜程宁发狠的样子让姜依彤有些怯弱,她躲在季盛坤背后,“盛坤哥哥,我没有。”

季盛坤反握住她的手:“我相信你。”

这一幕在姜程宁看来,刺得眼睛发疼。

好,她的男人,现在抱着她的妹妹,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季盛坤,但愿你不会后悔你今天做出的选择!”

姜程宁丢下这一句,拉着顾斯年就准备走。

却听到背后的姜依彤弱弱地说了句:“盛坤哥哥,算了吧,姐姐不会领你的情,我们该去挑婚纱了。”

挑婚纱?

这句话仿佛一把尖利的匕首,戳得姜程宁的心,千疮百孔。

俏丽的小脸紧紧皱着,这幅样子看得顾斯年心里一疼。

该死!

她怎么可以为了别的男人这么难过,他不许!

“季盛坤?我记住你了。”

以他顾斯年在本市的实力,搞垮一个人,甚至都不需要他自己出手。

顾斯年的威慑力让季盛坤心悸,他强撑着又问了句:“我们的家事,你一个外人插什么手?”

“别跟这对辣眼睛的狗男女废话了,我们走吧。”姜程宁截住了顾斯年的话,抱住他的腰,微笑着说。

顾斯年假装没有看到她眼底的水雾,抬手揉了揉她头顶的发,深深一笑:“好,我们走。”

“慢着!你到底是谁!”

季盛坤胸口堵得慌,即便是他不要姜程宁的,可看到她对别的男人笑得这么甜,他心里却也充满了嫉妒。

尤其是,姜程宁再找的这个男人,怎么看都比他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天语录 » 可乐2金银花露水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