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

纷乱的雨声中,婢女慌乱地冲进来,跪在苏落面前。

“王妃不好了?世子将着絮儿小姐刺伤了,王爷生气要把......”

“什么!”苏落没等婢女把话说完,赶紧地撑了伞往着门口跑去。

苏落听到珉儿出事,顾不得撑伞就跑出去。

一跨出门口,被门口的侍卫挡住去路。

苏落急的手足无措的时候,不远处,柳淼淼带着人走来,她笑着说道,“姐姐,你这么着急要去哪里?是去看小世子吗?”

“小世子把絮儿刺伤,絮儿失血过多,晕死过去。”

“珉儿不会那么做的。”她的珉儿乖巧,绝对不会动手将絮儿刺伤。

柳淼淼故作诧异的挑了挑眉,笑道:“别人都说母子连心,看来还真是这样。”

她小步走近苏落,低声在她耳边轻语:“絮儿的确不是小世子刺伤的,是我把她刺伤的,大夫说她嗜血过多,需要换血……”

柳淼淼得意的笑着,风轻云淡的说:“一个是不受宠贱人的孩子,一个是我亲姐姐的孩子,姐姐,你说王爷这次会怎么选呢?”

“苏姐姐,你要是再失去一个孩子,多有意思!”

“柳淼淼。”苏落咬牙切齿地喊道,她快速地从侍卫的腰间拔出长剑,长剑横在柳淼淼的脖子上。

“苏落,你要干什么!”脖子被剑抵着,柳淼淼害怕起来,“你把我杀了,王爷也不会放过过你的。”

要是可以,苏落真想把柳淼淼给杀了,可当务之急是珉儿的安危。

她的手用力往下,划开柳淼淼的脖子,冲着侍卫低吼道:“放我出去。”

侍卫见着苏落持着长剑抵着柳淼淼的脖子,不得不退后,让出道路给苏落。

雨下得很大,殷辰听到苏落挟持柳淼淼的消息,匆匆地赶过来。

“苏落,把剑给我放下!”殷辰沉着声音对苏落说道。

雨水模糊了苏落的双眼,她抬起头看着殷辰,“珉儿在哪里?”

提到珉儿,殷辰的面色沉了下去,“小小年纪,心思就这么歹毒,不但骂絮儿是野种,还用刀子将絮儿刺伤……”

苏落厉声打断他,“快说,珉儿在哪儿?”

纷乱的雨声中,苏落大声地喊道,她手中的长剑用了力,剑身划破柳淼淼的脖子。

柳淼淼闻到血腥味,慌乱地哭了出声。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
“王爷,你快救救我,姐姐要把我杀了。”

听到柳淼淼哭泣的喊声,殷辰的双目更冷地看着苏落,苏落没有害怕,她挟持者柳淼淼一步步地往前走着。

“苏落,你敢伤淼淼,我要你的命。”殷辰冷冷地威胁道。

苏落轻屑地笑笑,她曾经没有伤害过柳淼淼,不也差点被殷辰给弄死。

她带着柳淼淼步步往前走着,暴雨中,有人慌乱地跑过来,“王爷,不好了!”

王府的婢女惊慌失措地对殷辰说道,“小世子他的血止不住,快要……”

她的话没有说完,苏落手中的长剑砸在地上,朝着婢女来的方向跑去。

殷辰欲要跟上去,被身后的柳淼淼拉住手。

“王爷,淼淼害怕!”

殷辰回头看了眼柳淼淼,命婢女带柳淼淼回去休息,他自己跟上苏落的脚步往珉儿的住处走去。
柳淼淼见殷辰丢下自己,她阴沉着脸色狠狠地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过了半会,想到苏落又死了一个孩子的事实,她勾起嘴角得意地笑笑。

接下来,就是苏落。

苏落的全身早被大雨淋得湿透,她颤着手推开房门,寒风扑面,极浓的血腥味灌入她的鼻间。

苏落的身子猛地发抖起来,她快步冲进去,掀开层层的轻纱,看到一个孩子毫无生气地躺在榻上,嫣红的血从他破开的手腕上不断地渗出来,看得苏落惊慌地扑了过去。

“珉儿!”苏落边按住珉儿的伤口,一手摸向他的脸蛋。

她的珉儿全身怎么会这么地冷!

“娘亲!”听到她的声音,珉儿睁开双眼,他面色惨白,见到苏落委屈地喊痛,“珉儿疼……”

孩子弱弱的声音直刺苏落的心,痛得她大哭出来。

苏落抱起珉儿,哭着说,“珉儿乖,很快就不疼了,娘亲带你去看大夫!”

她这话一说完,珉儿朝着她笑笑,再唤了一声“娘亲”,闭上了他的双目。

那一下,苏落整个人都僵住了,她将着珉儿紧紧地抱紧,感觉到他的体温慢慢地凉了下去。

不!

她要快点带珉儿回去。

可是为什么她的双脚很重,越是着急地走,走得越是艰难。

“珉儿怎么了?”苏落踏出门槛的时候,听到殷辰的声音传来。

苏落没有回他,她从门外拿了一把伞撑起来,抱着珉儿离开,背影蹒跚。

殷辰看着苏落踏过的地方血红地骇人,他扭过头,看到房内跪在地上的大夫,冷冷地说道。

“拖下去,放干他的血。

苏落不知道天是什么时候黑下来了,她回来后就抱在珉儿坐在床上,哼着珉儿喜欢的曲子。

房间的门被人推开,殷辰看到苏落抱着满身是血的珉儿,慢声说道,”苏落,珉儿死了!”

苏落将着珉儿抱紧,她的嘴角处露出淡淡的笑容,“珉儿睡着了,你别把他吵醒!”

殷辰受不了苏这个样子,他大步走过去,将着珉儿从苏落的手里抢回来。

见着孩子被夺,苏落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她顾不得身上的痛,伸手拽住殷辰,“把珉儿还给我!”

她冷冷地看着殷辰,殷辰对上她冰冷的双目,说道,“苏落。”

他的声音沉下来,“珉儿的身体僵硬,他没有气息。”

“他死了!”

他的话一字字很清楚地说完,在苏落失神的时候,他转身走到门口,将着珉儿递给外面的婢女。

“把世子带下去,好好安葬。”

他的话刚一说完,撇头看到苏落冲了出来。

“把珉儿还给我!”她哭吼着扑过去,想把珉儿抢回来。

殷辰挡住她的去路,他的双手拽住苏落的双臂,“苏落,你闹够没有!”

“珉儿已经死了一天了,你还要抱着他到什么时候?等到他的尸体发臭,变成一团白骨吗?”

苏落听懂了,在抱珉儿回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她的孩子已经死了。

眼泪瞬间从眶里掉出来,苏落低下头突然将着抓住殷辰的手,张口朝着他的手背上狠狠地咬下去。

口齿间全是浓烈的血腥味,苏落咬到最后痛声哭了出来。
她松开殷辰的手后,往着身后踉跄地退去,伸手指着殷辰,冷笑起来。

“是你,害死珉儿的!”苏落恨恨地盯着殷辰。

殷辰的脸色更发沉下来,他冷声说道,“珉儿死了,是他自找的。这是他刺伤絮儿的报应。”

“报应?”苏落冷冷地笑出声,“这个世上如果有报应,老天该报应在你的身上!”

殷辰恨恨地盯着苏落,苏落以为他会处罚自己,他看了她半会,气愤地转身离开。

苏落看着他的背影,转过身子,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哭泣出来。

珉儿,她的珉儿!

……

雨连着下了几天,气温降下来后,又下起了雪。

苏落整日待在房间里,没有再出去过,殷辰也没有来过。

她要不给珉儿做着一套又一套衣服,要不失神发呆。

“听说没有,苏丞相死后,苏家一家全被抓了,还是咱们王爷进府抓的人。”

苏落听到苏丞相的名字,猛地清醒过来,她爬向门口,外面婢女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来。

她突然想起自己跟着殷辰去苏府拜祭父亲的当天,苏家冷冷清清的,那时候她悲痛至极,接着珉儿死了,她没有往苏府出事的方向去想。

“是啊,听说苏家满门都被抄斩了,还是我们王爷亲自监斩的,就是小世子死的前一天。”

“咱们王爷对王妃恨之入骨,过不了多久,王爷不定把王妃杀了,将柳侧妃扶正……”

婢女后面说了什么,苏落没有听清,她整个人软在地上,满脑子都是苏家被满门抄斩的消息。

她抬起头怔怔地看向桌上跳跃的灯烛,死了?都死了吗?

她七岁的时候因为身体虚弱,被送到药王谷,十六岁的时候,在狼谷救了殷辰,他许她一世一双人的誓言。十七岁她等不到殷辰来迎娶自己,回到苏府。

一次帝宫宴会,她遇到心心相念的殷辰。为了她能够如愿嫁给殷辰,她的父亲上朝求陛下赐婚。

举案齐眉,恩爱两不疑,这是苏落期待的婚姻。可是到了现在,因为殷辰,她失去了所有,肚子里的孩子、珉儿、有苏家上下,她的亲人都没了。

苏落全身无力地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她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雪越下越大。殷辰,我恨你!

柳淼淼来的时候,苏落还在缝珉儿的新衣。

“姐姐,珉儿都死了,你把衣服做成是要烧给他吗?”柳淼淼娇笑着说道,很是得意。

苏落没有理会她,专注地缝衣服。

柳淼淼见苏落不搭理自己,恼怒地过去将着苏落手上的衣服夺下来,直接扔在地上。

“姐姐,你就不想知道珉儿是怎么被冤枉的吗?”柳淼淼笑着说。

苏落怔了下,她的手慢慢地放在桌上。

柳淼淼满意的笑了笑,继续说:“我趁着絮儿睡着的时候,找了一把小剪刀刺进她的心口。小世子见到那么多的血吓坏了。我早让人把王爷叫过来,王爷看到他拿着剪子,絮儿又流了那么多的血,当场就愤怒了。”

“小世子哭着说不是他,可是有什么用?王爷连你的话都不信,又怎么会信一个小野种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天语录 »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