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上学 傻子有个大东西

 那被指出来的人也很无奈啊,他们哪里知道今天会有女人来,可他们也不愿意错过今天的大戏,不愿意离开,就躲到别人身后,借以遮挡。

  因为静好是现代人,本身对异性光着膀子并不是太介意,况且她又是学医的,全裸的男性尸体都一寸寸的分析过。不过被温峥这么一说,静好还真有一点不好意思。

  那些将领虽然知道这么盯着一姑娘不好,但心中就是好奇啊,他们也不说话,就是盯着看。

  静好尴尬的抓了一下头发,忽然想到自己不是空手来的,急忙看到身后早放在地上的两个大箱子。静好走到箱子边,说:“这一次来,给诸位带了点见面礼。”

  看来这姑娘还挺实在的,众人猜测她带来的是什么。

  打开一个箱子,静好说:“是一些糕点,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谁敢嫌弃,妹子放心,就怕不够。”温峥接着话说。

  再一次露出甜甜笑容,静好把糕点拿出来,直接连盘子一起分给大家。

  接过盘子,一个人惊愕的说:“是西坊庆祥宅的糕点啊。”

  听到这话,温峥忍不住在静好耳边问她怎么花这么多钱。

  第一次见面,就算是简简单单送点礼物也不能太寒酸了,静好只是笑着,到最后一盘给了帮助自己拿东西的下人。

  那下人也是意外,没想到还有自己的,急忙千恩万谢接过。

  等到分完之后,静好才发觉她好像忘了给帅哥哥留了,一时分发的太快了。

  一个将领看着静好还带了一个箱子,边吃边问那是什么。

  温峥瞪了他一眼,说:“有吃的你还不知足啊?”

  “不就是好奇嘛,问问都不可以啊?”那将领自己嘟囔了一句。

  静好笑着说:“因为我家里是开医馆的,你们又都是武将,想着可能会磕着碰着,所以就带来些常用的药。”

  原来是药啊,众人的兴趣瞬间没了。

  总不能只管吃吧,静好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将领,走到一个人面前。

  那将领正在吃东西,突然被人盯着看,瞬间不知所措起来。

  其他将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往这边看来。

  “怎么了?”温峥走到静好旁边问。

  低着头,静好自信看着那个将领的腿,思考了一会,才抬头说:“你左腿是不是受过伤,怎么一直没有好好医治。”

  众人瞬间愣了,盯着静好,一脸意外。

  过了一会,温峥才说:“静好,你还真厉害,老刘这腿是两年前在战场上伤的,虽然事后军医也给包扎了,但一直没全好。”

  “一用力气就痛,还容易发麻,对吧?”静好问。

  老刘点点头,没说话。

  倒是温峥询问了一句,能不能治好。

  当然可以,静好点点头,打开自己第二个箱子,拿出来一些竹片。静好终于明白为什么许慕兰要她做军医了,军营里军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骨头错位了不接正。静好让老刘坐下,自己可以给她治腿。

  自从受伤之后,老刘一直走路都有点瘸,也因此将军不再允许他上战场。老刘一直都想治好自己的腿,可一直没有见效。虽然老刘现在有些讳病忌医,但看静好姑娘信心百倍、一众兄弟又纷纷鼓舞,只能坐下。

  等到老刘坐下之后,静好蹲了下来,摸了一下他错位的骨骼部分,应该接好之后就没有什么大事了。静好双手握了一下,接骨可是个力气活啊。静好找准老刘的骨头和穴位,开始轻柔两下,在所有人都没有预知的情况下用力。

  “啊……”老刘本来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突然腿部的疼痛让他整个人一激灵。

  众人听到这声音都愣了。

  静好刚才有些激动,忘了让老刘准备好,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好在没有伸脚踢自己。

  温峥盯着老刘,看他突然溢出来的满头大汗,心中不由得为自己妹子一阵担忧。

  可静好却平静的说话,让老刘坐好,自己再一次摸他的腿,确定他的骨骼已经正位。

  老刘忍着余痛,询问自己的伤好了没有。

  慢慢的站起来,静好点点头,说:“你站起来试一下。”

  听到这话,老刘感觉自己似乎有了希望,站起来走虽然还是有点歪歪扭扭,但他知道是因为自己太疼才不能走好,因为感觉和以前的疼痛不一样,以前是一走就痛,可今天应该是刚才的余痛,伤似乎已经治好了。

  其他人只看到老刘走了平稳多了,都惊叹静好医术之奇。

  既然已经好了,静好再一次让老刘坐下。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现在的老刘十分相信静好大夫。

  再次蹲下,静好半跪着把自己刚才拿出来的竹板给老刘绑好。静好站起来说:“这三日不要卸下竹板,这条腿不要大动,等骨头长好之后就没事了。”

  听到这话,老刘急忙对静好千恩万谢。

  连说没事,静好又走到一个没有穿上衣的人面前,别过头去,说:“我没有带发烧的药材,但可以给你个药方。”

  那个人也愣了,问她怎么知道自己身体不舒服。

  “你刚才说话时,声音不对。”静好解释。

  众人又是一阵佩服。

  温峥也发现,自己这个义妹也太厉害了吧,难怪若水医馆价高。

  要来纸笔,静好写下药方,嘱咐了药量之后说了句:“平常,注意保暖。”

  那将领看静好姑娘都不好意思看自己,尴尬一笑,接过药方道谢。

  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急忙围上来,询问静好各种问题。

  看了温峥一眼,静好对他做一个求救的动作。

  明白了妹子的意思,温峥推开众人,把静好拉出来说:“赶紧忙自己的去,我妹妹又不是来看你们的。”

  总算是能出来透口气了,静好看着别人已经散开,才问温峥,叶潭墨在不在府上。

  看来还是将军魅力大啊,温峥说:“以前这个时间他都应该在院子里练武或者是指点我们,可今天?”

  难不成自己好不容易从床上早早的爬起来,叶潭墨还没有起床,静好无奈的看了一眼温峥。

  “不可能。”温峥说:“我们将军早起来了,刚才练武之后回书房就一直没出来。”

  “那我可不可以去看看他?”静好询问。

  这?温峥也没有办法回答,既不好让妹妹失望,又不好擅作主张。

  静好知道温峥为难,但自己今天这么勤奋努力,总不能无功而返吧。静好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温峥,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

  反正将军也不会太生气,温峥心一横,就对静好点点头。

  见温峥答应,静好急忙笑着道谢。

  带着静好走到将军的书房前,温峥轻轻推开门,他突然奇怪,平常将军好像不关书房门啊。

  自己的府邸那么热闹,叶潭墨早知道了,关上房门,隔着窗户,看着那个女孩笑嘻嘻的和众人交谈。叶潭墨好奇她又来做什么,而且自己的府邸这么好进吗?

  刚一开门,温峥就迎上了将军的目光,急忙傻傻一笑。

  轻轻点点头,叶潭墨倒要看看,他们要做什么。

  进来之后,温峥把静好拉到自己面前说:“将军,这是我新收的妹妹。”

  静好拿着自己漂亮的花朵,冲叶潭墨摇了一下,与他打招呼。

  抬头看了一眼,叶潭墨又低下头继续看书,完全无视静好的动作。

  发现将军不理不睬,温峥只能对静好做一个无可奈何的动作。

  可静好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温峥的动作,只是左顾右看,扫描叶潭墨书房里有关他主人的信息。

  温峥有些尴尬,可有不好开口唤静好注意一点,只能轻轻的咳了一下。

  虽然叶潭墨目光似乎在书上,但他好奇的全是面前二人,对温峥的尴尬看的一清二楚,而那静好,似乎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静好可能感觉站在一个地方看不好书房的全貌,直接走动起来,就想在欣赏美景一样看着书房的每一处。

  盯着静好的动作,温峥站也不是,动也不是。

  看到一个漂亮的瓷器,静好便直接拿起来仔细端详。

  愣愣的看着自己义妹的动作,温峥只能在心里乞求,她千万不要把自己害的太惨啊。

  静好很自觉的自己玩,直到她慢慢的靠近一柄剑。

  “别动。”温峥急忙开声制止了静好准备去碰那剑的动作。温峥知道,将军一向喜欢那柄剑,旁人是都不能动的。

  停了下来,静好想,如果不是这件东西十分重要,温峥应该不会开口,因为刚才自己就已经触碰了这里面的东西。

  叶潭墨看着静好停下来的动作,庆幸温峥开口及时。叶潭墨记得,那柄剑是自己第一次上战场时从敌将手中夺来的,既是自己第一个战利品,也是自己最喜爱的一件贴身兵器。

  见静好虽然停下来,却意外的看着自己,温峥说你:“那剑太锋利了,伤着你就不好了。”

  感激温峥还能给自己一个台阶下,静好“哦”了一声,便离开了那剑,去看其他东西。

  总不能就任由静好在这里玩吧,虽然温峥没听到将军的一点声音,但他能感觉到自己悬着的心告诉自己,将军让自己马上带静好出去。温峥憋足了一口气,说:“静好,咱们先出去吧。”

  回身看了一眼温峥,静好问:“铮哥,你是不是有事?”

  听到这话,温峥急忙点点头。

  淡笑一下,静好说:“那你有事,你先去忙吧。”
叶潭墨自认为做事冷静,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但今天这姑娘再一次让他的脸僵硬起来了。

  温峥更是张了张嘴,没能蹦出来一个字。

  看出来了他们的震惊,静好想,脸已经丢了,矜持已经不要了,那就潇洒的彻底一点吧。静好走到叶潭墨的桌案前,像那些港台诱惑美女一样,坐在了桌子上,眼睛看着叶潭墨,把花放到旁边,自认为是一脸妩媚。

  这时候叶潭墨也看不下去书,可他又不能放下书,毕竟现在看面前的美人好像也不合适啊。

  后面的温峥完全蒙了,自己带来的这是什么啊,静好这就是一只赤裸裸的狐狸精啊。

  轻轻回头,静好看着温峥,说:“铮哥,你不是很忙吗?”

  现在温峥是真不敢走啊,他是真怕静好对将军做什么啊。

  叶潭墨听到静好的话,也冷冷的瞪了温峥一眼,他太无趣了吗?带这么个人回来。

  可温峥也无奈,这一切根本不在他预料之中。

  见温峥不动,静好对他眨一下眼睛,提示他赶紧离开,不觉得自己太亮了吗?静好觉得,她现在需要和叶潭墨帅哥哥独处一会,好好的交一下心。

  看到了静好的眼神,但温峥半天才蹦出了句:“我,没事。”

  这有什么用,叶潭墨现在也有些嫌弃温峥在这里。

  轮到静好无语了,她再一次用口型告诉温峥,要帮自己。

  温峥心想,这一次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你在害我啊,轻轻的摇了摇头。

  收回扫过温峥的目光,叶潭墨也摇了一下头。

  静好无奈了,回过头来,正迎上叶潭墨深邃的目光,就一个字:帅!

  温峥只剩下在心里祈祷,自己这刚刚收的妹子不要太过分了。

  叶潭墨看了一眼面前的人,转而对温峥说:“退下!”

  将军都已经下令,温峥也不敢不听,不过他一想也是,就算是静好对将军做什么,她长得也不错,将军也不吃亏啊。温峥施礼之后退下。

  静好冲着叶潭墨谄媚的笑着点点头。

  看到静好这种认可自己的样子,叶潭墨觉得自己做错了,应该让温峥把她也带出去才是。

  可是静好没有任何自觉,还特意回头,在温峥经过门口时,说:“记得随手关门哦。”

  手不由得抖了一下,叶潭墨死死看着温峥的背影,他应该不敢关门。

  听到静好的话,温峥又是浑身一颤,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把门给带上了。

  满意的回过头,静好看叶潭墨眼神中似乎没有自己的欣喜。

  视线依然在门口的方向,不是叶潭墨不想收回目光,只是他不知道收回目光之后应该看向何处。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 傻子有个大东西
  在门口,一堆好事之人围着,将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每个人都很好奇。

  这些人想,既然人是温峥带进来的,他多多少少应该知道一些。

  现在温峥只希望自己与静好没有任何关系。

  众人依旧询问,完全不知道温峥的难言苦衷。

  温峥瞪了他们一眼,拉着他们准备离开。

  这些人推推搡搡,谁也不愿意离开。

  正在吵闹之时,从书房里传出来一句叶潭墨的“滚远点”。

  大家也不敢再胡闹了,纷纷散开,不过嘴上还在议论着。

  等到温峥离开之后,静好便一直盯着叶潭墨的侧颜,真是秀色可餐。

  叶潭墨感觉到旁边注视的目光,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便借着斥责门外的人,想静好看到自己脾气之后,能自己主动离开。

  听到叶潭墨的话之后,静好觉得他这是在制造二人世界,心中对追上叶潭墨更加自信。

  叶潭墨拿出刚才的书,接着看,也算是找点事做。

  大帅哥是不好意思吗?但静好可没有矜持,直接也从桌子上下来,坐到叶潭墨正在坐的椅子的一边。

  本来椅子就不大,这姑娘还毫不客气,叶潭墨本还记着男女有别,此刻却也无法与她保持距离,只能强装镇定,目光看向自己的书。

  贴近叶潭墨,静好伸手去摸他的脸。

  这叶潭墨就没有办法回避了,只能抓住静好的手,问她到底要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静好一脸无辜的样子,说:“叶将军,你没看出来,我在泡你吗?”

  “什么?”叶潭墨不明白静好的意思,她觉得静好是在开玩笑。

  反正都已经做到一半,静好也没有办法回头,便用义正言辞的目光看着叶潭墨。

  被人这么看着,叶潭墨还是挺意外的。

  想到这是古代,静好改口说:“叶大将军,奴家,这是在调戏你啊。”

  震惊的看着静好,叶潭墨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这话。

  原来这个高冷的大帅哥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静好感觉调戏他还不错啊。

  暗暗吸了一口冷气,对于静好的话,叶潭墨真的是接受不了。

  静好换了个自以为楚楚可怜的样子,咬着唇,说:“将军要是不喜欢奴家的调戏,那奴家就不是调戏。奴家在勾引将军。”说完之后,静好顺便抛了个媚眼。

  有些尴尬,也不知该如何接话,叶潭墨只能咳了两下。

  第一次这么放浪不羁,静好感觉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原来随心所欲就是这种感觉啊。

  叶潭墨现在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在心中提点自己不要失了威仪。

  虽然静好知道叶潭墨在躲着自己,但静好非要把自己的脸放在叶潭墨眼前。

  总不能就这么被一个小姑娘拿捏着,叶潭墨别过头,不去看她。

  跟上叶潭墨转头,静好就算是不能把自己的脑袋放在叶潭墨眼前,也非要伸出手,让叶潭墨看一下自己的“柔荑”。

  算是无奈了,叶潭墨不知自己怎么才能避开这个女人。

  见叶潭墨只是躲着自己,静好心中也有些放心,自己做的这么过,他都没有动自己一下,是不是柳下惠不一定,但应该是不打女人的,不然早动手了,那自己就没有后顾之忧了。静好直接抱着叶潭墨的脖子,把自己的脑袋放在他的眼前。

  实在忍不住了,叶潭墨推开静好,说:“姑娘就不知礼义廉耻吗?”

  看着叶潭墨脸上有些红,静好想,原来大将军也会害羞啊。静好摇了摇头,一副我就是不知道,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样子。

  停了一下,叶潭墨才说:“你父母就没有教过你何谓‘女德’吗?”

  瞪着大眼睛盯着叶潭墨,静好说:“我不记得我母亲是什么样子,我很小的时候她就过世了,我是没有母亲的。”

  听到静好的话,叶潭墨全是意外看她一向爽朗热情的样子,太像是被父母宠大的无法无天的大小姐。

  也不管叶潭墨在想什么,静好继续说:“小的时候,我也曾抱怨过自己为什么没有妈妈,别人都有。不过我很幸运,爸爸对我很好,他一直没有再婚,就是怕我受委屈。”

  “什么?”有些听不懂静好的词语,叶潭墨问了出来。

  只是轻轻一笑,静好仿佛根本没有在乎其他声音。静好说:“可能就是因为是单亲家庭长大,总有人觉得我不如别人,我好欺负。可他们错了,我在父亲的鼓励教育下聪明且坚强,我所喜欢的东西,都愿意拼尽全力去获得,比如你。”

  看着静好陷入回忆,叶潭墨发现这时候的她,有点孤独而又倔强的美丽。

  “我的固执就是‘宁缺毋滥’,因为我觉得我值得拥有最好的。父亲告诉我说:反正无论多好的事,总是由人来做的,那我就可以是那个人;最好的人,也总会被另一个人所拥有,那我就可以是拥有的那个人。所以,我生命中除了父亲外最至关重要的那个男人——我的夫婿,一定是一个盖世英雄。”

  逢到静好坚定的目光,叶潭墨不知道她是不是就认为自己是那个‘盖世英雄’。

  静好说:“很抱歉,我不喜欢礼仪,但是,我喜欢你。”

  叶潭墨看着刚才还一本正经的静好此刻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头靠在她的胳膊上,又是无法无天的样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甜甜一笑,静好转了话题说:“我美吗?”

  闪烁了一下目光,叶潭墨坐正。

  见叶潭墨这种样子,静好真的更加爱恋他。

  叶潭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手上的动作也多了起来。

  怕自己对叶潭墨步步紧逼他会不舒服,静好便想先转个注意力的点。扫了一眼叶潭墨的桌案,静好说:“怎么这么乱,我帮你收拾一下。”

  急忙制止静好,叶潭墨知道,自己桌子虽然乱,但其中有些军事,实在不方便外人触碰。

  被叶潭墨一把打开,静好说:“你是不是嫌弃我啊?”

  摇了摇头,叶潭墨不做解释。

  好吧,静好发现这个男人有些软硬不吃,只能自己站起来。

  见静好在环视自己的房间,叶潭墨终于开口问:“姑娘……”

  “我叫静好。”打断叶潭墨,静好说出自己的名字。

  略微点了一下头,叶潭墨说:“静好姑娘,还有什么事吗?”

  “有啊。”静好用铜铃般清脆的声音回答。

  既然如此,叶潭墨便请她去忙她的事,不要在自己的书房里,自己还有事情要做。

  笑了一下,静好说:“可我正在做我要做的事啊。”

  “什么?”

  靠近了叶潭墨,静好说:“我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勾搭上你。”说完之后,静好冲叶潭墨眨了一下右眼。

  以为叶潭墨是对自己感兴趣了,静好耐不住帅哥磁性声音的诱惑力,说:“我告诉你啊,我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我家不在大运。”

  原来真和自己预想的一个坏结果是一样的,叶潭墨眼中多了些防备。

  不过静好全然没发觉叶潭墨的变化,继续说:“不过我在这里也不错,慕兰给了我个铜牌,在这里我也有身份证明。”

  这个许慕兰做事也太鲁莽了,叶潭墨不知道她为什么给旁人做身份牌,但这绝对是不应该的,叶潭墨说:“姑娘是哪国人?”

  “中国。”静好完全没有想叶潭墨为什么这么问,直接回答。

  “什么?”叶潭墨不知道。

  静好补充说:“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二十一世纪的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

  还是不知道,叶潭墨沉思了一下,说:“姑娘,你还是回家比较好。”

  叹了口气,静好说:“我也想回去,可我没有回去的车票,恐怕这一辈子都等撞这大运了。”

  没听懂静好的意思,叶潭墨想,自己好像没有打过一个叫什么“中国”的国家吧,而且也不知道在大运边境还有这么一个国家。叶潭墨说:“姑娘,若将来叶潭墨真的发兵中国,定保姑娘父女平安。”

  “啊?”静好愣了,叶潭墨什么意思,他拿自己当美人计的美女特工了吗?

  至于其他,叶潭墨真没有办法保证,两人各为其主,战场之上,非生即死。

  静好有一些茫然,如果叶潭墨真拿自己当特工,自己还怎么泡他啊?静好突然笑了起来。

  不明白静好这有是什么意思,叶潭墨只是看着她。

  心中对许慕兰说了三个“对不起”之后,静好说:“叶将军,真信我的话啊?”

  “姑娘何意?”虽然不想说话,但叶潭墨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趴在叶潭墨桌案上,静好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刚才的话,真真假假混合在一起,我自己也不知道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然后呢?”叶潭墨问。

  想了一下,静好说:“我肯定能保证,我们不会短兵相接。”

  “为什么?”叶潭墨说。

  打破砂锅问到底啊,静好说:“因为,时间。”

  “什么意思?”叶潭墨被这个姑娘给绕晕了。

  没有再解释,静好能怎么给他解释下去,古人也不知道“穿越”啊。静好说:“将军就不好奇,我为什么死死缠着将军吗?”

  这确实让叶潭墨好奇,如果是因为战争,她没必要在挑破之后再说不会有战争。叶潭墨转念一想,不会是仅仅因为她想要一个盖世英雄的男人吧,那自己是不是还要说一句“荣幸”啊。

  再一次对许慕兰道歉,静好说:“因为许慕兰说,她兄弟叶潭墨是一个‘禁欲男神’,我就跟她打赌,说可以追到你。”

  虽然不是特别明白静好的意思,但叶潭墨也能听出来她是因为与许慕兰的约定才会来“勾引”自己,叶潭墨心中突然有一丝失落,原来这姑娘不是心甘情愿,就是不服输啊。

  静好此刻心中已不知对许慕兰说了多少“对不起”。

  可叶潭墨转念一想,自己什么时候和许慕兰关系这么好了。不过想到静好第一次来有许慕兰陪伴,叶潭墨也没有太怀疑静好的话。

  看着叶潭墨,静好表面上可爱,心中却在抱怨自己的自私,刚才害了温峥,现在又把许慕兰拉下水。

  仔细看着静好,叶潭墨有些不相信她的话,可她的行径也挺对应她的解释。

  对于对别人的无意伤害,静好只能在心中表示,等自己追到叶潭墨之后,让叶潭墨陪他们喝酒请罪,谁让叶潭墨那么难追。

  对于追叶潭墨这件事,静好之所以说是赌约,是因为她想,无论如何,先让叶潭墨对自己放下戒心才行,不然每一次约会总被当成间谍就麻烦了。

  叶潭墨一言不发,他倒要看看静好准备怎么做。

  再一次走到叶潭墨面前,静好坐到桌案上,说:“叶大将军,你就让我赢呗。”

  虽然坐着,但叶潭墨仍旧是轻轻后退一点。

  没关系,静好想,你能后退,我就能前进。

  被静好逼近,叶潭墨说:“姑娘,恕在下直言,这个赌约,你怕是赢不了了。”

  摇了摇头,静好只是表示相信自己能赢。

  也不明白她哪里来的自信,叶潭墨只能站起来。

  没想到叶潭墨会突然离开椅子,静好差点从桌案上滑下来。静好说:“叶将军,我哪里不好啊。”

  “姑娘哪里都好,就是,叶潭墨不喜欢姑娘这种性格。”叶潭墨也算是直接。

  “没关系。”静好说:“叶将军不喜欢我这种性格的姑娘没关系,只要叶将军是喜欢姑娘就行。”

  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叶潭墨一脸错愕。

  看着叶潭墨的样子,静好说:“没关系,叶将军,我从小被我爹当男孩养,就算是叶将军有龙阳之好,我也可以。”

  “滚!”这一声斥责,是叶潭墨实在是没忍住。

  自己这话说的好像是有点过了,静好看着叶潭墨吃瘪的样子还真有点心疼。

  “门外的都滚远点!”叶潭墨再一次发声。

  听到叶潭墨这话,静好好奇的走到门口,想着开一条门缝看看,没想到直接有几个人摔了进来。

  那些没摔倒的将领看着将军愠怒的样子,急忙施礼,准备开溜。

  而摔倒的人也快速爬起来,准备走人。

  看着那些人仓皇而逃的样子,静好还可爱的指着他们说了句“让你们偷听,该”。

  “你不滚?”叶潭墨对着静好说。

  平静的把门关上,静好走到叶潭墨旁边说:“我舍不得你。”

  真会说话,叶潭墨问静好和许慕兰赌的是什么,大不了自己付她赌输的物品的两倍,也省的她在自己府上胡闹。

  摆出一幅乖巧的样子,静好说:“我跟许慕兰约定,我如果能追上你,就和你在一起,她负责我的嫁妆。如果我输了,追不上你,就得接受许慕兰的聘礼。”

  “胡说八道,许将军是个女将。”叶潭墨说。

  可怜兮兮的看着叶潭墨,静好说:“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说‘龙阳之好’了吧?”静好已经能感觉到来自许慕兰的愤怒,但她只能在心里默默道歉。

  似乎今天知道的有点多啊,叶潭墨愣了一下,看着静好,彻底是无话可说了。

  看叶潭墨不再说话,静好这一次彻底豁出去了,顺便把朋友也拖下水了。静好看着叶潭墨,说:“叶将军,你怎么赔我啊,给我双倍的聘礼?”

  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叶潭墨发现打仗都没有这么累的。

  偷偷一笑,静好想,等许慕兰回来,一定得先说她几句好话,省得她知道自己干的事之后要把自己弄死。

  叶潭墨看了一眼静好,她还是在看自己的书房。

  走回叶潭墨的旁边,静好拿起自己带来的花朵,看到旁边有两个花瓶,选择一个看起来好看的的,把话插进去。

  是温峥选的花瓶,叶潭墨看着静好一连串的动作。

  插好之后,静好我叶潭墨有没有水。

  没有说话,叶潭墨只是有些无力无奈的指了一下茶壶。

  拿过那瓷器茶壶,静好说:“用茶水可不行。”静好打开盖子看并没有茶叶,倒了一杯尝一下,才把剩下的水倒进了花瓶中。

  看着静好,叶潭墨说:“你,要是没事,就出去吧。”

  “我有事。”静好说。

  她在这里除了烦自己还能有什么事,叶潭墨实在不解。

  靠近叶潭墨大帅哥,静好说:“我要陪你。”

  “不用。”叶潭墨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姑娘。

  感觉自己还算是有魅力的静好,想着每一个穿越小说女主角都能得到心爱的人的喜欢,自己肯定也不意外,只要不放弃就好。静好询问叶潭墨,他是不是不喜欢自己。

  点点头,叶潭墨说:“在下不愿姑娘一腔真情,付诸东流。”

  “那如果我愿意呢?”静好问。

  这样的话可怎么接啊,叶潭墨狠狠心,说:“我怕姑娘选错了人。”

  “我已经不是七八岁的小孩子了,我既然敢选,就敢接受这件事带给我的结果,是悲是喜,我自己承担。”静好坚定的说。

  内心有些敬佩这姑娘的果敢,叶潭墨一时有些语塞,可她拿自己还是当成赌注,确实让自己心中有些不满。叶潭墨放低了语气,为静好考虑,解释自己怕她日后因为自己受伤流泪。

  静好满不在乎的说:“没事啊。受伤嘛,我是大夫,不怕的;至于流泪,也没什么,雨后天空可是有彩虹的。再说了,不用眼泪擦拭一下眼睛,也无法清清楚楚找到好的伴侣。”

  完全是软硬不吃啊,叶潭墨拿静好彻底没了办法。

  看叶潭墨无话可说,静好便说:“要不,你问我些问题,你想了解我什么都可以,说不定你了解我了,就会喜欢我了。”

  注视静好,叶潭墨想了许久才说,自己就想要一句实话,她来是干什么的。

  点点头,静好严肃而认真的说:“我来,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来追求你。而我喜欢你,是因为你长的好看,而且有一种,霸气测漏的感觉。”

  看着静好,叶潭墨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反应是对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天语录 »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 傻子有个大东西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