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学生又怎样肉车 总裁在餐厅进入

深夜,瞿萌睡在床上,看着窗外星辰。

所有的事情像场梦境在脑海里走马观花,曾经那么相爱的人转眼却已是别人的未婚夫。

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这么轻易放下我?

你不是说今后的每个生日都会陪我过吗?现在已经零点了,为什么你没有像曾经一样捧着我的脸跟我说生日快乐?

恒,恒,恒……

原来,最不堪的不是他不爱你,而是他说很爱很爱你,最后却轻易放开了你。

瞿萌蜷缩在床上,回忆像蛇一般缠绕着她,冰冷的毒液滴在心上,又冷又痛。

这就是心痛的感觉吗?

瞿萌捂着左心房,清晰的痛楚撕扯着她,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往外涌,浸湿了枕头也淹没了心。

瞿萌不记得是何时睡着的,但时间绝对不会早,或许是凌晨两点,亦或许是三点,这便导致次日的她到了九点仍是沉睡不醒。

龙哲瀚从八点就进了房门,坐在这个蜷缩着自己深睡的女人床边,这个睡姿就像是在母亲的子宫里,龙哲瀚知道,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昨晚是哭了吗?

枕边的泪渍以及女人肿成核桃般的眼睛,无一不讲述着昨夜埋在黑暗中的故事。

龙哲瀚轻轻将瞿萌凌乱的头发理至耳边,第一次露出温柔的目光,甚至眸中还带着一丝愧疚。

禹若辰,她真的好像你。

龙哲瀚静静地看着熟睡的女人,心中百感交集。

“恒……”

瞿萌梦中呓语,龙哲瀚自然是听清了女人口中所喊的名字,随即又恢复成百年不变的冰山脸。

这女人!

“瞿萌!快起来!”

龙哲瀚皱着眉,一把将被子掀开,好听的声线在空气中产生共鸣,直直的冲进了瞿萌的耳中,不明所以的瞿萌顿时就被吓醒了,一脸懵相地看着莫名其妙暴怒的龙哲瀚。

犯病了?

“昨天我说了陪你过生日,现在赶紧起来。”

生日?

瞿萌心口微颤,没想到第一个提起的人竟然真的是这个男人。

不过,总裁大人你能不能温柔一点?叫别人起床跟杀猪一样……

“我们今天干嘛?”

瞿萌一边收拾自己一边询问道。

“我有数。”

龙哲瀚冷冷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居然还想着那个男人!

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龙哲瀚自己也无法解释,反正就是很不爽。

而另一边的瞿萌自然不知道此刻冰山脸的心情,照样没心没肺地哼着歌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瞿萌才在龙哲瀚的暴怒边缘下宣告完毕。

“去哪?去哪?”

瞿萌上了车,好奇宝宝似地问个不停,直到龙哲瀚黑着脸瞪着她的时候才识相地闭了嘴。

车子开得飞快,风呼呼地在瞿萌的耳边刮过,发丝被肆意吹扬,仿佛所有的坏心情和坏记忆都能被吹散似的。

待车子停了下来,是大型游乐场的门口。

这是,游乐场一日游吗?

瞿萌一脸我懂得的模样,看得龙哲瀚更是一脸阴沉。

习惯了冰山脸的瞿萌突然觉得这家伙还是蛮好玩的。

回忆总是措不及防,那时候瞿司芷还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爸妈也很疼爱她,时常带她来游乐场,但这,早已成了尘封的记忆。

买了门票,游乐场里所有的游戏设施就能玩个痛快。

瞿萌深深吸了口气,她看着眼前的一切,自己对自己说,要快乐地过完这个生日,即使没有那个人。

一瞬间的失落,很快就被满足的笑容淹没,兴高采烈地拉着龙哲瀚便走向了最近的疯狂碰碰车!

“龙哲瀚!我要撞飞你!”

瞿萌气势汹汹,周围的人都笑着看着两人,理所应当的想成了一对甜蜜的小情侣,只是龙哲瀚冰山脸的模样有点突兀。

怀着壮烈心情的瞿萌从游戏开始后就没有撞过人,从头到尾都是被人撞懵了的状态,感觉自己都快被晃成了脑震荡。

“你知道你跟猪的区别是什么吗?”

游戏结束后,龙哲瀚一脸无语地看着完全不在状态的瞿萌。

自己帮她报仇撞人简直累死了好不好!

“什么?”

瞿萌愣神回应道。

“一个有尾巴一个没尾巴!”

龙哲瀚说着唇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线,灿烂的笑容荡漾在他的脸上。

原来,这家伙也会笑。

瞿萌没有因为自己被骂而生气,看着龙哲瀚笑,她也跟着笑。

此刻,她是真的开心。

“走吧,我们去玩别的!”

瞿萌拉着同样心情不错的龙哲瀚继续玩,海盗船、空中飞碟、旋转木马、跳楼机、过山车……

一个一个玩了个遍,把太阳从苍穹的正空玩到了西边的水平线之上,肚子也都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玩够了没?”

“够!”

龙哲瀚浅笑,难得不是冰山脸的模样。

“我带你去吃面,当做长寿面。”

看着龙哲瀚并没有开车,瞿萌心想面馆应该并不远,而事实也却是如此。

离游乐场百米的距离便有一家看上去有些年头的面馆,龙哲瀚熟络的拉着瞿萌进了面馆,坐在最里面靠窗的位子,大手一挥,服务员拿着菜单便过来了。

“您好,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两碗特级炸酱面。”

“您好,我们店里有活动,一口气吃完特级炸酱面的客人可以免费面钱,但如果接受挑战而挑战失败的话就要付上双倍的价钱,请问您需要尝试吗?”

龙哲瀚正要拒绝,毕竟吃过这个炸酱面的他知道一口气吃完绝对不是正常人做得到的事情,谁知,却被瞿萌先一步打断。

“好!我们挑战!”

龙哲瀚看着满脸兴奋的瞿萌,到喉咙边的话又被他咽了下去。

那就陪陪吧。
如果一开始,瞿萌就知道服务员说的特级炸酱面,其实就是变态辣的话,她才不会找死要去挑战呢!

一个吃绝味鸭脖都能辣出眼泪的人去挑战变态辣?

纯属找死好吗!

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水,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瞿萌求救的眼神看着龙哲瀚,而对方却假装没有看到一般,面不改色地吃着变态辣版炸酱面。

碗里的辣椒酱早已将整碗面染成了灼烧的红色。

瞿萌深深地看了眼满满的一碗面,又看了眼吃得满脸通红还一副冰山脸的龙哲瀚,最终下定决心,一副视死如归地举起筷子,夹起第一口便放进嘴里,回囵吞枣地咽了下去,炸酱面的香味在唇齿之间残留,同样,那股变态的辣也逐渐回升。
你是我学生又怎样肉车 总裁在餐厅进入
瞬间,瞿萌的脸就变得通红,原本粉红的唇瓣此刻也成了烈焰红唇,竟多了分妖娆之美。

“好辣!”

瞿萌一脸崩溃地看着龙哲瀚,泪眼婆娑,鼻子也开始跑火车了。

“你好丑。”

龙哲瀚抬头撇了眼被辣哭的瞿萌,停下了筷子,撕下一张餐纸,动作轻柔,将瞿萌被变态辣炸酱面辣出的眼泪擦干净了。

瞿萌边哭边吃,竟吸引了不少食客,纷纷侧目观看这个固执的姑娘,甚至有不少食客开始给瞿萌打气,亦有的食客不忍心看下去,劝阻她放弃挑战赶紧喝冰水缓冲辣意。

“小姑娘有魄力啊!加油加油!”

“难得见这么有毅力的姑娘,这小伙子也是好福气啊!”

“哎哟,还是别挑战了,赶紧喝水吧,那嘴都肿成火腿了。”

“是啊是啊,还是赶紧喝水吧小姑娘。”

“……”

瞿萌依旧没有放下筷子,大半碗下肚后,早就哭成了泪人,转眸看了眼龙哲瀚,那家伙竟然就已经吃完了!

瞿萌自然不会知道,龙哲瀚每次压力大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吃一碗特级炸酱面发泄,不然的话,他也没办法这么从容地吃完一碗特级炸酱面,最后还只是满脸通红而已。

“吃不下就别吃了。”

“你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

瞿萌固执道,依旧将沾满变态辣的面条塞进嘴里,坚定且清澈的眸子深深地刺进了龙哲瀚的心里。

这个女人,有点与众不同。

变态辣炸酱面吃完之后,瞿萌整整喝了两杯冰水缓解那火烧般的辣意,最后还向店长要了两个冰块敷着肿得通红的唇瓣。

“好!小姑娘年纪不大,毅力真是让人佩服,说句实话,就算是经常吃的老客户都不一定能将一整碗特级炸酱面吃完,看你面生,应该是头客,没想到居然吃完了一整碗特级炸酱面,我们也说话算数,这一次你们的帐都算我请了!”

店长爽朗地笑着,对瞿萌更是欣赏。

周围的食客也受了气氛的熏染,纷纷鼓起掌来,小小的面馆充斥着温馨的味道。

龙哲瀚也眉目舒展开来,看着笑容灿烂的瞿萌心情自然是很好的。

“今天我很开心。”

出了面馆,瞿萌轻声说道,清澈的大眼睛看着龙哲瀚。

此刻,天空已经覆上了一层薄薄的黑纱。

“回家吧。”

龙哲瀚没有太多情绪,淡然回应道,但是心中的涟漓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家里准备的大蛋糕,不知道这女人还吃不吃的下。

龙哲瀚摸了摸唇角,启动车子的时候从后视镜上看了眼瞿萌,心里觉得莫名的温暖,似乎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车子开得不快,徐徐的风扑在脸上很舒服,瞿萌看着身边倒退的景物觉得很美,痴痴地看如了神,等到回过神来得时候已经到了别墅门口。

“到家了。”

龙哲瀚轻声说道,唤回了神游的瞿萌。

“感觉时间过得好快。”

瞿萌嘀咕着,像是在和龙哲瀚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龙哲瀚没有接话,拉着瞿萌的手走向了正门,此刻瞿萌才发觉有点异样,像往常的话,管家必然是在门口接应龙哲瀚,而今天,不仅管家没有在门口接应龙哲瀚,连同别墅的里里外外的灯都关得干干净净。

怎么回事?难道管家请假回家了?

还不等瞿萌思索完毕,龙哲瀚伸展大手将瞿萌轻松搂紧怀里,与此同时,原先紧闭的大门也渐渐敞开,大厅之中满满的都是蜡烛,蜡烛的正中间是和瞿萌等高的大蛋糕,上面还竖着生日快乐四个大字,管家以及几个佣人则站在两侧恭迎两人。

“龙哲瀚……”

瞿萌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却又如此真实的展现在自己面前。

她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今天,他真的给了自己太多的惊喜。

“喜欢吗?”

龙哲瀚俯在她耳边说道,男人的气息透过耳膜令瞿萌浑身酥麻。

“谢谢你,谢谢你今天为我做的一切。”

瞿萌清澈的眸子开始变得湿润,今天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小时候的美好回忆,痛快的哭和此刻的感动,她觉得自己真的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快乐过了。

自从凌辛恒断然和自己决裂的那一刻起,世界仿佛就失去了生机,而今天,她终于又一次看见色彩。

“今天开心吗?”

“开心。”

龙哲瀚听到这个答案很满意,唇角勾起了一个魅惑的弧线。

“今天这么开心,你想怎么报答我?”

瞿萌一看到龙哲瀚那个吓死人不偿命的坏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果然,现在要自己还债了!

“你想我怎么报答?”

反正龙哲瀚不行,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

瞿萌就像是知道谜底似得自信,因为她料定龙哲瀚做不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吻我。”

又吻?一天到晚就知道吻!总裁大人你是欠吻吗?

瞿萌的真是想法是拿一个猪头跟龙哲瀚亲嘴,当然这只能想想而已。

“我可以拒绝的吗?”

瞿萌弱弱地回答。

“拒绝无效。”
“铃铃铃”

正当瞿萌准备跟龙哲瀚打嘴皮子战争的时候,手机的短信提示突兀响起。

谁?

瞿萌从包里拿出手机,刚解开锁便一把被龙哲瀚抢走。

有钱人就这么唯我独尊吗!

瞿萌心中不悦,她并不喜欢自己的隐私暴露于人前,就像是被迫光着身子站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一般。

“把手机还给我!”

龙哲瀚深邃的眸子盯着目光清澈微怒的瞿萌,脸上的怒意也逐渐显露出来。

啪!

清晰的摔击声响彻了寂静的大厅,原本还等着看好戏的管家以及佣人们瞬间大气都不敢出,不知道自家少爷又因为什么而大动肝火。

“你干什么!”

瞿萌也因为龙哲瀚不由分明的将自己的手机砸碎而火冒三丈,分贝不由提高了两分。

“呵,我的女人当着我的面和小情人短信互动,难道我就不应该配合一下动动怒吗?”

龙哲瀚嘲讽道,眸子里满满的轻蔑。

果然女人都是一样。

瞿萌脑子嗡了一声,毫无疑问,那短信一定是凌辛恒发给自己的,没想到竟然被龙哲瀚看到。

“短信说什么了?”

“怎么,你就这么关心你的妹夫小情人?”

龙哲瀚冷嘲热讽,突然觉得自己这么精心布置这场生日有点可笑。

瞿萌看着龙哲瀚阴沉的脸,也懒得解释什么,既然他觉得是自己勾引凌辛恒,觉得是自己当小三背着妹妹跟妹夫牵扯不清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相信的人自然相信,不信的人自然会有各种理由怀疑,与其浪费口舌不讨好,不如选择沉默。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瞿萌坚毅地看着龙哲瀚的眼睛,清澈的眼眸中不掺杂一丝虚假。

言毕,瞿萌直直进来卧室,留下一脸阴沉的龙哲瀚。

龙哲瀚好看的五官透着危险的气息,瞥了眼地上被自己摔烂的手机,眉头紧皱。

她自然不知道龙哲瀚看到的了什么内容,而龙哲瀚亦是不会告诉她,凌辛恒说的那些话。

他说,九点老地方见,我会跟你说清一切,我的心只属于你,等我。

真是够不要脸的。

龙哲瀚深邃的眼眸像是无底洞,漆黑让人无法看透,丝丝的寒意浸透出来,整个大厅都弥漫着冰冷。

“少爷,那个裙子还送给瞿小姐吗?”

“烧了。”

龙哲瀚瞥了眼管家,后者立刻识相地不再言语,此刻多说一句就多一分的危险。

这一边,冰冷气氛充斥着整个大厅,另一边,凌辛恒则推脱借口出了门,为了摆脱瞿司芷可没少找借口。

此刻已经八点半了,先前短信和瞿萌说好了九点老地方见面,自己自然不能耽误,最近瞿司芷对自己看得很紧,这样的日子让他觉得每时每刻都是煎熬,他爱的人从始至终就只有瞿萌。

十分钟的飙车,凌辛恒便到了曲月湖边的长亭。

曾经,瞿萌最喜欢拉着凌辛恒坐在这里看湖面上的鲤鱼游来游去,每次都会特意买一个面包坐在亭子里,将手中的面包撕成一小块一小块地丢进水里,往往这时,瞿萌都会开心地像个孩子。

凌辛恒看着曾经两人依偎着坐过的地方,而当下却是如此境况,心中不由哭笑。

小萌,我好想你。

凌辛恒坐在旧时的位子上,时不时地抬手看看指针的走向,还有五分钟就到了九点。

她会不会来?

凌辛恒心中突然没了定数,想起先前自己这么伤害她,而今夜突兀的一条短信,着实不确定她会原谅自己坦然赴约。

夜色更深,夜晚的曲月湖亦是有着一番别样的美。

花月无情人有情,可是世故却总爱捉弄有情人。

凌辛恒心中泛起苦涩,想到分手时瞿萌撕心裂肺的模样以及先前相遇时的失落,他的心就像是针扎般难受。

只要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只要拿到那个东西就可以回到原来的生活……

凌辛恒温柔地眺望着漆黑的湖面,仿佛瞿萌就站在湖中看着自己。

只要能保护好瞿萌,自己忍受的痛苦又算的了什么?

只是他心疼,心疼瞿萌因为他的离开而痛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九点转瞬即到。

凌辛恒左顾右盼,并没有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

她是不相信我了吗?

还是,不愿意等我……

凌辛恒内心纠结,悬起的大石头吊在嗓子眼里。

九点 ,九点十分,九点一刻……

凌辛恒时而看着表,时而左顾右盼,心中期盼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然而,快十点的时候的确有一个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之中。

但那并不是瞿萌,而是自己做梦都想摆脱的瞿司芷!

眼看着人影一步一步走进,凌辛恒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直到对方立于眼前,凌辛恒才故作惊讶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瞿司芷更是活脱脱的演员,将自己的不信任描述成关切。

“看你大晚上出来这么久还没有回去,就有点担心,想到你平时喜欢坐在这里,就过来瞧瞧,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外面风大,别着凉了。”

瞿司芷不知道自己在凌辛恒心里到底有多少分量,但是只要他成为她的男人,所有的不可能都会变成可能,况且现在他的身边只有她自己。

“谢谢你。”

凌辛恒配合着,甚至伸展双臂温柔地将瞿司芷搂尽怀里,微微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

小萌,对不起,再过段时间就会好的……

瞿司芷享受地靠在凌辛恒怀里,心中满满的甜蜜,就算是瞿萌那个女人也无法将这么好的男人从她的身边抢走。

“恒,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了,我觉得好幸福。”

幸福?用卑鄙手段得来的幸福也配叫幸福吗?

凌辛恒虚伪地笑着,脑子里浮现起瞿司芷为了将自己绑在身边而做的卑鄙事情。

真是不择手段。

瞿司芷踮起脚尖,吻向了五官精致的凌辛恒。

突然,一声突兀的女音打破了宁静,熟悉的声音刺入了凌辛恒的耳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天语录 » 你是我学生又怎样肉车 总裁在餐厅进入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