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小姨子,意乱情迷 梦筱二

“小姐……小姐,你怎么就去了,让叶儿怎么办啊?”

嘤嘤哭声从哪里传来的?哭丧啊?谁死了?

苏染头痛欲裂地从睡梦中醒来,就看见了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在床前哭得伤心欲绝,在二人大眼瞪小眼的空隙,丫鬟狂喜抓住她的手臂,仿佛看见了救世主一般:“小姐,你醒了?你没死?谢天谢地,真的是太好了!这下子奴婢不用送命了!”

看着丫鬟破涕为笑,喜极而泣,苏染还处于懵懂之中:“什么奴婢,什么送命?”

她抬头环视四周,这才发觉眼前的房间一片烈红如火,红彤彤的帘幔,红彤彤的桌椅,红彤彤的拉住,还有……红彤彤的嫁衣!

她为何会穿着嫁衣?到底怎么回事?

丫鬟看了她一眼,联想到之前她吓得浑身颤抖的样子,只以为她是惊吓过度,忘记了处境,当即提醒道:“小姐,你忘了?今日是你成为厉王第十一房妾室之日,眼下就是你与厉王的洞房花烛,刚刚前厅来人传话了,说是厉王即刻就到!小姐,奴婢不能再在这里陪着你了,厉王洞房的时候不喜欢里头有旁人,所以现在,奴婢得走了!”

“等等!”苏染已经彻底被震懵了,什么洞房花烛,什么厉王,她怎么都听不懂啊!

丫鬟挣脱不开她的手,眼看着苏染不放手,她急得跪在地上哭道:“小姐,看在奴婢伺候你这么多年的份儿上,还请小姐给奴婢一条活路,奴婢再不出去,厉王来了,会要了奴婢的命的!求小姐!”

苏染隐约意识到什么,却不怎么敢相信,就在她一怔忡的空隙,那丫鬟竟然大力一挣,匆匆跑了!

“shit!”

苏染提起嫁衣裙摆费力从婚床上下来,只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不可置信,却正在这时,一道不属于自己的声音冲入脑海,赫然是一个男人冷漠无情的声音:“身为苏家的女儿,就要为苏家分忧,厉王身份尊贵,你嫁进厉王府后,若能得了他的宠爱,必定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老爷,谁人不知,但凡嫁进厉王府的女人都活不过第二日,老爷这是要把染儿往死路上逼啊!”这是一道妇人哀绝的哭泣声。

“闭嘴!死也好,活也罢,这是她自己的命数,我心意已决!”

苏染甩了甩头,仔细咀嚼着脑海中的话,在看向眼前的新房,恍惚间终于明白了过来——她穿越了?还穿到了一个古代的王爷洞房里?

虾米?一来就搞洞房花烛,有没有搞错?

她大好的黄花闺女,可别莫名其妙就丢了清白啊!

不会是她在做梦吧?

她记得自己昏迷之前是练功不小心撞到了头,然后一觉醒来就到了这里,那么,如果再撞一下的话,能不能回去?

拎起裙摆,苏染决定试一试!反正电视上不都这么演吗?

就在她拼足力气想往婚床的床柱上撞去的时候,忽的“啪”一声,房门大开!紧接着,一只大掌拦在了自己的头上,代替了那根石柱,然后是一道冰冷得让人发寒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本王都还未宠幸,你就急着死,谁给你的权利?”

手掌一挥,苏染便被他的力道挥倒在床上,脸贴上绵软丝滑的喜被,分明一点都不痛,苏染脑袋却“轰”的一声,几近死机——完蛋了!新郎来了!要跟她洞房花烛来了!
苏染一脸苦逼地抬头看去,明晃晃的红烛照得她眼睛发花。她看见床前立着一个绝色尤物的男人,凌厉逼人的五官,精致深邃的轮廓,烈火喜服裹着他健硕的身形,宽肩窄腰,就连垂落在身侧的手指都修长好看到让人喷血。

苏染吸了吸鼻子,只以为自己在做梦。

可当她第二眼看去的时候,竟发觉,那男人还在自己跟前,而且是用了一双狭长的凤眸盯着她打量。

这就是她的夫君?

好吧,长成这种尤物,还能接受!

当厉王楼湛狭长的眸子接触到女人花痴的视线,眸底当即掠过一抹厌恶,很显然,苏染看得清清楚楚。

她神色一震,当即回过神来!

好看不能当饭吃啊,尤其这人眼神太危险!浑身上下都带了很重的杀气!他想杀她?

前世身处武学世家,对这种杀气再熟悉不过,苏染注意到,这个好看得不像凡人的男人,不止五官凌厉,那看人的眼神更像是藏尽冰刀血刃,只一眼,便能将人凌迟处死。

所以,这是一个十分危险可怕的男人?也是一个身怀戾气,凌厉霸道的男人?更是……她今夜的夫君?

身体下意识抖了抖,苏染惊觉过来,难道是身体主人残存的意识?

苏染的脑海中忽然就再一次掠过刚刚那一段不属于自己记忆的对白。

嫁给厉王的女人都活不过第二日!

这么说来,眼前这个男人要对她先睡后杀?

所以,这才是身体主人惧怕的原因?

眸底忽然就凉了下去,苏染盯着眼前这个男人,已经打定了主意,大不了,鱼死网破,反正坚决不从!

因为从了,就死了!

“这么快就怕了?”男人却以为是她在害怕,邪佞地勾起唇角,竟分外迷人,“那本王提醒你,该怕的应该是在后头。”

他忽然步步逼近,身形高大威猛,苏染心头一跳,当即一个侧身想从他臂弯躲开,却被楼湛擒住腰带直接丢进了床里!

“想跑?爬上了本王的床,现在想跑,是不是太迟了些?还是说,这是你苏世郎爹爹教给你的欲擒故纵?”

“爬你个头!本姑娘压根就不稀罕你!”苏染咬牙说了这么一句,迅速从床上爬起身,“还有,你以为谁都愿意嫁给你?自恋狂!我是被逼的!被逼的!”

苏染就差从床上跳起来了,只可惜床顶太低,她站不起来。

男人瞳孔的颜色迅速黑了下去,“被逼?”他勾起唇来,因为颜值太高,竟让人有种弥足深陷的错觉,但是下一秒他说的话简直让人想杀人,“不急,因为一会儿你会哭着喊着求本王说你心甘情愿。”

“变态!”没想到这么好看的人居然说出这么变态的话,苏染再不客气了,反正横竖都是死,说不定死后她还能重新回到现代,这一回,她也不怕了!

“谁求谁孙子!”

放下豪言,苏染想要再次从他身侧溜过,却还是被丢了回去,这一回,男人直接抽掉了她的腰带,并严密无缝地将她压进了床内!

“你可以试一试!”

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苏染竟不争气的脸红了,她伸出手来想打人,却被人家不费吹灰之力的钳制住。

仿佛是因为满意自己所看到的,男人的神色有了一丝变化,不再冰寒着一张脸,取而代之的,是有什么东西在眼睛里翻涌。

苏染艰难的别开视线,因为此刻的情形太过难堪,只让她想要忽略掉,谁知道这么一偏头竟看见自己枕头底下露出的一把尖端锋利的剪刀。

是身体主人之前准备的吗?

眼前一亮,苏染迅速偏过头看向男人:“想上我?好啊,不过本姑娘不喜欢被人睡,只喜欢睡别人!”
年轻的小姨子,意乱情迷 梦筱二
话音落,她忽的身体前倾,同时伸出手去缠住男人的脖子,主动献吻。

两片唇瓣贴在一起的时刻,男人身形一震,下一秒,竟直接将苏染推开。

“找死!”他咬牙切齿说完一句,竟伸出手去急切的擦着嘴唇。

苏染见着这一幕,忽然就笑了:“哟,敢情还是一只纸老虎?”

她拿一双调戏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片刻,忽然就笑得十分暧昧:“刚刚那?该不会是王爷的初吻吧?呀?该不会,王爷还是个处男?啧啧啧,那我可赚大了!”

“再说话,本王掐死你!”脖子上忽然覆了一只手,并且在缓缓收紧。

那人的力气太大了,只一瞬已让苏染说不出话,呼吸急促。

“被我……说中……恼……羞成……怒……”

或许但凡是个男人,都不喜欢在这样的事情上面被笑话,果不其然,苏染的话落后,男人忽然就放开了她的脖子,直接上手将她的衣服撕个粉碎:“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他咬牙切齿一般啃了上来,苏染身子一缩,只觉出从未有过的耻辱感。

穿越第一天就被男人强睡,她怎能甘心?

忽然,她趁男人不注意一个翻身竟成功把那人压到了身下,而另一边,手指已经抓住了那把锋利的剪刀,快狠准的抵在了男人身上:“别动,再动,本姑娘阉了你,让你下半辈子做太监!”
男人身子一僵,停下动作来眯起眼睛看向她,苏染却趁他以静制动的空隙,毫不犹豫坐了下去。

X!

真他娘的痛!

身体被撕裂的痛占据的时候,她险些起不来身。

不是没想过刚刚就那么一剪刀下去,但是这里是厉王府,她如果杀了他绝不可能逃出去,既然如此,那也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她只能赌,赌这个男人傲娇又自负,决不允许被一个女人强了,所以,她只能用自己的清白去换自己的一条性命。

左右是她强了他,不亏!

男人的脸色一瞬间可以用惨无人色来形容。

但是很快,苏染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这一次,男人毫不犹豫毫不怜惜的将她压在了身下,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折磨。

苏染是被做晕的!

做晕还不算,她醒来的时候,四周昏暗,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间柴房。

那天杀的男人居然在睡完她之后就将她丢进柴房?奶奶的!

心中虽然气愤,可当苏染看清门外射入的光线时,一时又忍不住庆幸,好在她还活着,也就是说她自己昨晚赌对了!

起身的时候才发觉浑身上下都痛,仔细一看,身上各种青紫,果然是个狠角色啊!

苏染撑着打颤的双腿走到柴房门口,没有丝毫悬念的,柴房的门紧紧锁着,外头半个人都没有。

出不去,肚子又饿得咕咕叫,要怎么办?

却正在这时候,苏染听得门口传来一丝动静,紧接着,暗格窗户“啪”的一声被人推开,有一双细软的手伸了进来,一起传入的还有女子脆弱小心的叫声:“小姐……小姐你在吗?”

是叶儿!

苏染眼前一亮,当即移步过去。

“叶儿,真的是你?”当瞧清叶儿的脸,苏染大喜,她来到这里除了那个变态的厉王之外,认识的人也只有她了。

叶儿却伸出手来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同时将纸张包着的东西递了进来:“小姐,这是我从厨房偷来的两个馒头,你先将就着垫垫,等天色晚些的时候我再给你拿点别的!”

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苏染感激的接过那还有温度的纸包:“叶儿,谢谢你!”

叶儿却眸光闪烁的看了她一眼才道:“你其实不用谢我,进了这厉王府,你的命就是奴婢的命,奴婢也只是保命而已……”

苏染想起昨晚她要离开洞房时说的话,无奈一笑:“不论立场如何,你总是在帮我,这份恩情,我不会忘记。”

叶儿诧异抬眸看她,有那么一瞬似乎是被她的话给感动到了,她张了张嘴,也不知道是想说什么,却忽然就被外头的声音给打断。

“大胆贱婢,谁让你来柴房送饭的?给我起来!”

苏染听见一道妇人的声音从外头传来,紧接着就有一双肥硕的胳膊将叶儿拽了出去,透过窗户,苏染看见那人反手就给了叶儿一个耳光,打得叶儿一下子摔在地上。

“喂,你干什么?”

目之所及是一名四五十岁的婆子,生得很是健壮,尤其那张脸横肉遍布,加上此刻一双眼睛里透出的凶狠,活脱脱一个彪悍妇人!

“我教训下人,轮得到你多嘴?”那婆子一眼瞪过来,双目内放出凶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天天语录 » 年轻的小姨子,意乱情迷 梦筱二

分享到: +

评论 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录